回收站

上学低产。
凭兴趣摸鱼,看心情更新
这里沼兽
是个愚蠢的杂食生物

关于我被政府甩锅的事【十八】

乙女向避雷
黑暗本丸注意
人物黑化有
可以接受食用愉快
拖了这么久才更不知道还有没有看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十八】心安的理由

  迟暮大清早醒来的时候...确切的说,是被一阵“隆隆声”吵醒的,她察觉到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弥天的噪音,宛若刀剑造反的气氛。。。
  
  但也不对啊,刀剑造反应该直接操刀上来砍她啊。
  
  她早起从二楼下来,今天的本丸没看见其它刀剑,走廊没看见人影,大厅也没看见人影。
  
  空空的有些可怕了。
  
  直到她走到庭院,噪音越来越大,她才看清,眼前的景象惊的她脚底一个踉跄。
  

  本丸的大门和墙已经拆的所剩无几,穿着工作装的人在搬运水泥沙子,自家刀剑一幅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倒不是他们真的不敢上,是因为壬生此刻就在一边,带着一幅大佬墨镜,指挥者搬水泥的工人们。

  
  我他妈!!!
  
  于是迟暮又重复了一遍昨天的动作,冲上前,一揪她的领子,鼻尖几乎相抵。
  

  “我说你不搞事会死吗!你把政府的拆迁队请过来了?!”
  
  “安啦,政府没有拆迁队,一般都是咱们执法者包揽一切你又不是不知道,”然而壬生完全没有get到重点。

  
  “咱们执法者拆本丸哪那么复杂啊,一个打火机,一桶汽油,还你一个无尘之地。他们是专业的,拆墙修门一条龙服务,钱43号出。反正她大佬她有钱。”
  

  “老子问的不是这个。”迟暮揪着壬生领子的手又紧了几分,大有一种要把壬生这个百年老妖活活掐死的架势。

  “好啦好啦,咱知道你问的是什么意思,”壬生依旧笑的无所谓,“是43号的意思啦,看在同僚的份上,可怜你接手了黑暗本丸,帮你改善一下生活,那个句子怎么说来着.....哦,关爱智障人人有责...卧槽!”

  迟暮黑着脸松手一推,壬生险些摔个狗啃屎。

  “下手够黑啊小鬼。”
  

  “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迟暮翻了个白眼,43号参与她当然猜得到,就冲壬生带着那个一股子咸鱼气息的大佬眼镜,就看得出是43号送的。

  改善生活?

  是给这个本丸的刀剑下马威还差不多吧。

  这样张扬形式,毫不在意的暴露自己的名字和实力,自己的好友想要说的话早就明了了。
  
  暴露了名字?没关系,反正你们的实力在我们看来弱小的可怜。

  你们主上是我们罩的人,敢动就提头来见吧。
  

  
  简单粗暴的恐吓和威胁,确实最有效的手段。
  

  至少,对自己的刀剑们,真的起到了那么一点震慑作用。
  

  还真的是。。。
  

  用心啊她们。
  
  迟暮叹了口气,没有藏住嘴角的笑意。

  壬生继续凑上来,亲昵的攀住迟暮的脖子“好啦亲爱的,等会咱们就该出发啦,把你的刀剑们召集到大厅去,待会有点小礼物要给你。”
  

  “一听就没什么好事。。。”虽然这么嘀咕着,但迟暮还是转身,对着刀剑们吩咐。

  “所有刀剑十分钟后大厅集合!”

  
  
  
  
  
  说实话,再次站在大厅,再次被所有刀剑这样注视着,再次这样一个人与他们对立站着,迟暮心情有点复杂。

  熟悉的感觉。

  只不过上一次随之而来的是一期一振的刀刃,而这次没人会想着拿刀冲上来。

  
  迟暮清了清嗓子,尽力扯出一个让人安心的微笑看着他们,开口。

  “想必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了,因为人物需要,我要暂时离开几天。”

  
  下面出现了窃窃私语的声音,迟暮没有管,继续说下去,“因为这次任务比较危险,所以。。。一期!”

  被叫到的一期一振向前一步,恭敬优雅的站立, “听候差遣。”

  
  “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负责安排出阵等大小事项,那个。。。拆迁队的人别管他们,让他们建好墙再说。”

  “还有。。。”迟暮咬了咬下嘴唇,还是说了出口“要是我回不来了,你们就上报政府,换个好点的主上来。。。”
  

  
  下面小小了沉默了一下,不,是愣住了,没有意识到原来所谓的执法者任务会是这样严肃的一件事。

  这个时候,刀剑们还意识到一件事,人类,是非常脆弱的存在啊。

  只要流血就有死亡的可能,不能依靠灵力快速治疗,需要靠药物慢慢恢复的可怜存在。
  
  

  
  “主人。。。会死呢。”五虎退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迟暮,他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怀里的老虎,带着平淡的语气和看不清的神情。

  
  安定微微皱起了眉,同样脸上出现为难神色的还有一期药研他们。

  
  “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换新的主上了。”

  “真是可惜啊。”

  “啊哈哈哈,已经是习惯的事了不是么。”

  “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终于,言语声开始传开,刀剑们的窃窃私语开始变成高谈阔论,分不清是带着关心还是恶意的话,如同漩涡,给迟暮带来浓浓的眩晕感。
  

  已经知道的事了。
  
  早该知道啊。
  
  感化他们这种事。。。怎么可能啊。。。
  
  
  看到了么,呵呵呵,可怜啊,心底的那个声音带着尖锐的笑再次响起来了。
  

  被心魔吃掉会变成鬼的,她是知道的,所以她在心里默默补上一句,笑你妈。
  

  
  委屈,不甘,又带着释然的心情被混搅在一起,终于变成越来越黑的色彩,打翻在心里,刺痛的有些麻木。
  

  她笑意越来越深,甚至有些可怕。
  

  
  “主上!请带我一起去吧!”
  

  猛的被打断的思绪,在思绪被彻底染黑前,有一个声音这么说了。
  

  那个笑容明朗的少年高高举起手,呆毛在阳光下一晃一晃,亮亮眼睛隔着老远的距离和她对视。
  
   故意大声盖过了其它刀剑的讨论声,四周就那样安静了下来。

  有个很俗套的词,莫名的就这样从迟暮脑海里蹦了出来,一眼万年,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某个阳光正好的清晨,阳光透过屋檐角照进房间。

      也带着名为鲶尾的少年的笑容,照着少女那被揉做一团,茫然无措的心。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终于要写到出去做任务,狂刷所有刀剑好感的地方了。

【好丧啊最近真的好丧啊】

评论(2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