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底之兽~债务中生存

这里沼兽
主混刀剑,凹凸
是个愚蠢的生物
是个话废
上学低产

关于我被政府甩锅的事【十四】

乙女向避雷
人物黑化有
前期各种心机互怼
黑暗本丸注意
婶不是个好人
可以接受食用愉快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十四】论感情对事物认知的判断

  药研藤四郎,是一把以忠心护主而出名的刀。

  可惜他的前主并未领受他的这份爱主之心,离开了他。

  这没什么,凡是人,总有要离去的那一天,不过是多悲伤些时间,习惯一下孤独而已。

  本以为会永远沉入历史的长河中,成为未来教科书上小小的一块,能够安详的一直睡去,似乎也不错。

  可惜这个想要长眠的愿望也未能如愿。

  那么,就守护现在的家人和主人吧。

  是这样想的,至少,再看见一期一振那双血色双瞳时,他的想法,是那么强烈。想要拯救自己的哥哥,想要保护弟弟们,作为器具,是如此卑微又幸福的心愿。

  暗堕的心,被浸染的灵魂能偏激到什么程度呢?

  在审神者尚且温和,在一期一振尚且没彻底迷失心智.

  目睹一期拉着审神者一同堕落,在无光沼泽的底端,将整个本丸扯入不幸的深渊。

  然后也由一期来结尾。将手中的利刃刺入少女的心脏。

  那天的月亮弯的如同刀子,刺的所有人心里钝痛。

  那是一期一振的心魔,也是这个本丸的噩梦。如同镜花水月一般的幸福是永远抓不住的,不做点什么就永远回不去了。

  不知不觉已经习惯把所有的事扛在自己的肩膀上了。

  拥有了人类的身体,也承载了人类的思想。

  药研听见心里有个人在悲鸣,我的愿望,从来就没有实现过。

  想要守护,为了守护什么而存在。

  这是属于药研藤四郎的小小的心愿,即使同样被黑暗所染,即使同样可能迷失自己,怎样都好。背负上了藤四郎的名号,那份感情,是被打进了灵魂里的。
  

  “药研哥,你想要拉拢她么。”此时的五虎退抱着老虎,隐没在黑暗里的脸看不清表情,声音微弱的不可闻。

  

  “总之这不是我的锅,你要是信我就听我解释。”

  “主上您说什么话,当然是选择原谅你啊。”

  “你不觉得你把按在我肩膀上的手拿开更有说服力么。。。”

  眼前的迟暮还在和鲶尾纠缠,药研看了一会,轻笑出声。

  那双好看的眼睛里酝酿着什么,深到看不透。

  
  “我想要救他。”
  
  为此,

  利用谁也无所谓。
  
  
  
  

  
  
  乱缩在角落里,眼前几乎打闹的争吵他已经看过无数遍,只是人物不同。

  感觉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种日子他经历了无数次,审神者和一期哥在走廊上,她的袖子上挂着铃铛,走起路来总是发出好听的声音。

  像个小孩一样和一期哥撒娇,像个小孩一样和一期哥打闹。

  他会在旁边笑,偶尔嫉妒一下他们之间的小幸福。

  那种日子连空气都是甜甜的,像是草莓布丁,却永远不会腻。

  很久以前,那个人类在池塘边沐浴阳光,搂着一期哥的脖子说想永远和大家在一起。

  后来,那个人类拿着刀,折磨一期哥也折磨自己的家人伙伴。

  她在哭,她说可以不可以让她去死。

  她在笑,她说她不要一个人堕入地狱。

  人类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物乱藤四郎到现在还是不懂。

  善良,温暖,也弱小,容易迷失。

  无法说明自己到底是否讨厌她,但至少,他喜欢过她,喜欢过那个曾经给他扎好看头发的主人,喜欢那个曾经和她一样穿好看裙子的主人,喜欢那个喜欢着大家的主人。

  也喜欢着那个,喜欢着一期哥的主人。

  他无法责怪一期哥造成的悲剧,也无法从过去中走出来。

  乱藤四郎把这份复杂感情加之在了新的审神者身上,他自己都不曾察觉。

  恨是个借口。

  也是种可怜的感情。

  
   “主人,很晚了。”他听见自己的声音甜腻腻的,让自己都觉得反胃。

  充当着危险者的角色。

  “不如早点休息吧。不然明天可没有精神呢。”
  

  
  “额,不了,我觉得太打扰你们了,一期知道了也不好,不如我就先。。。”

  迟暮挠了挠头思索着等会隔壁的一期进来自己逃跑的可能性有多大。

  没有武器一身空的自己靠着肉搏撑不过五个回合吧。。。

  “没事的大将。”药研还是笑着,不过看不出笑意。

  “一期哥晚上通常不在房间里。”

  
  “那他在哪?”迟暮转身看着药研,几乎下意识的接话。

  药研的嘴角挑高了几分,有点像看见猎物咬钩的猎人。

  啊,又是套路啊。

  迟暮眯了眯眼睛,没有多说什么。

  在这个黑暗本丸才呆了一点时间,自己居然会指望他们个个像天使一般的善良无瑕。

  真是被好看外表骗的连头脑都不好使了啊。

  “不知道啦,主上我们还是早点睡啦!”

  很及时的,鲶尾打断了迟暮的思考,手顺势从后面勾住迟暮的脖子,将自己的重量压在迟暮身上。

  “鲶尾。。。”迟暮扒了扒鲶尾的手臂,“你想勒死我么。”

  “嘿嘿,主上怕黑,那么今晚就睡我旁边好了。”

  这是什么鬼逻辑,少年你的发言很危险啊!

  不等迟暮反驳,就擅自拉着她躺下,还贴心的给她盖好了被子,自己睡在了她的右边。

  然后一脸黑线的迟暮看这骨喰面无表情的拎着被子在她的左边睡下。

  好嘛,你们直接说我需要看护不好么,这么搞我很心寒啊。

  短刀们没说什么,互相道了晚安,象征性的和迟暮说了晚安,也都睡下了。

  呈现一种以迟暮为中心排开的样子睡。

  睡在中间的迟暮表示自己很慌自己想跑。
  

  
  
  夜晚是很安静的时间啦,尤其是所有人都睡了你醒着的时候。

  迟暮估摸着大家都睡了,自己却怎么也没有睡意。

  这要是有睡意才有鬼。

  迟暮曾度过很多个生死攸关的夜晚,是那种第二天都不知道能不能睁开眼的那种,可那时候自己雷打不动的睡得照样香。

  可能是漫天的星星总是给人心安的错觉。

  所以说一件事只要带进了感情,就会变得麻烦起来啊。

  你们之间的事和感情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可偏偏无法无视。

  不管是安定清光的,骨喰鲶尾的,粟田口和一期一振的,又或是其它的。

  刀剑有了人类的思想,要自己去感受的话,还真的觉得可悲啊。

  “晚安。”

  她小声的对自己说。

  “晚安。”

  她小声的对所有人说。

  “晚安。”

  她闭着眼睡过去,什么也看不见。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还是抽时间码出来了。。。

周末见。

评论(18)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