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底之兽~债务中生存

这里沼兽
主混刀剑,凹凸
是个愚蠢的生物
是个话废
上学低产

关于我被政府甩锅的事【十三】

乙女向避雷
人物黑化注意
黑暗本丸注意
可以接受食用愉快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十三】人在本丸坐,锅从天上来

  夜晚降临,照例的。。。

  又是侍寝。

  “哟。。。药哥。”迟暮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如果没猜错,之后的每一天都要这么过。

  我一点都不紧张我没有我不是。。。

  “大将,今天是我呢。”药研身着浴衣,很自然的走进来,关门,拿被子,铺好。动作熟练行云流水。

  房间的灯有些昏暗,以至于药研的眼里究竟是何种的情绪迟暮也看不清。

   但是药研的语气温和到让人安心。

  “额呵呵。”迟暮干笑着别开头,一期一振你个傻逼你不是人。

  “大将别紧张,我不会对你什么样的。”药研安抚的示意迟暮可以不用躲那么远,大可以安心去到他的身边。

  迟暮默默挪过去。

  只觉得明明都是短刀,黑化的五虎退给自己尚且是有些需要提防的感觉,而药研给自己的却是气场两米八的感觉。

  行吧不叫药哥了叫药总了。

  
  “今晚想要怎样度过呢大将?”药研微笑着离迟暮又近了一点,手抬了抬并不存在的眼镜。

  当然是睡觉啊,你还想怎样过!良辰美景 ,难道修仙么。

  “要不要试着留下什么不同的回忆呢?” 药研继续暗示,语气暧昧。

  不同的回♂忆♀。

  迟暮想着要不要先逃比较好,夜晚是短刀的战场自己还不想死于非命。

  你们一个个不搞事会死嘛?

  此刻夜深人静,没有什么月神呢喃浅唱,也没有什么萤火虫满天飞舞,温柔的月光也被云层遮去大半。

  气氛不对啊。

  不知为何,此刻迟暮想起了一期一振和蔼可亲的脸,正带着盈盈笑意,试图拔在腰间的刀。。。

  这不可以,这是在犯罪。

  “药研还是算了吧,你一期哥怕是会砍爆我的狗头。”迟暮拍了拍药研的肩,颇有些老领导的风范,只是那双好看的眼睛有些飘忽不定。

  嗨呀这虚的啊。

  
  “一期哥今晚不会来的请放心。”

  他不来我也不会这么做的,这是道德原则问题不是会不会被抓包的问题。

  “还是算了,咳,这种事不适合。。。”

  “大将你在想什么啊,”药研会意的打断了迟暮的话,笑着揉了揉她的头。

  “我说的是去短刀的房间里玩啊。”

  哦。。。

  哦。。。迟暮不好意思的捂了捂脸,你说这么隐晦我怎么知道,丢人啊,居然想着对正太做那种事,我有罪 。

  话说药研刚才说啥?去短刀房间。。。等等!迟暮猛的抬头,显些撞到凑过来看她表情的药研。

  “药研你玩这么刺激的么!”这比和你做奇怪的事更容易今激怒一期吧。

  大半夜审神者不睡觉,夜袭短刀房间,然后一期一振为了拯救弟弟们乱刀砍死审神者。

  这种可以上头条的事想来是会给自己留下一生的阴影的。

  
  “这是弟弟们的要求啊,想要和大将提升一下关系,再怎么说你也是我们的主上。”在提到弟弟们的时候,药研满脸都是温柔,这份温柔,曾在一期一振的脸上,也出现过,名为羁绊和亲情的东西。

  真羡慕,羡慕的有些嫉妒。

  对于自己很久以前就失去的东西。

  “好。”鬼使神差的,她点头答应,昏暗光线下的笑有些失落。
  
  

  
  
  “那么,打扰了。”

  拉开粟田口短刀房门的那一刻,迟暮有了想要转身逃掉的感觉。

  血色的眼睛在夜色下格外的亮,明明都是可爱幼童的样子,却有些骇人。

  暗堕的刀剑,不管是气场还是性格,和原来的,都相差甚远。

  “哇,是主上啊!”

  “主人真的来了。”

  “快进来啦主上。”

  等迟暮反应过来,她被五虎退和平野一人一只手拖着进了房间,药研在身后门关上。

  看着他们这熟悉的笑容,迟暮终于想起在哪见过了。

  这种笑以前她在执行任务的闹市中也见过的,店门口的伙计笑意灿烂问: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

  客官,我们这的姑娘贼棒。

  够了!不要再想了。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良心隐隐作痛。
  

  迟暮看了看多出来的一床被褥,大概有些明白了,好嘛,你们计划好了的嘛,早就想着要把我拖过来了是吧,但我真不知道你们拉着我来能干嘛。

  迟暮:骨喰式冷漠。

  现在迟暮跪坐在被子上,短刀们都好奇的围着她,毫不介意她的存在是多么不和谐。

  “主上主上,讲故事给我们听嘛。”

  哈?迟慕汗颜,你让我来讲睡前小故事?

  睡前故事不会,恐怖故事和小黄段子倒是有但是我怕讲出来我就别想离开了。

  真是尬的一逼。

  “额。。。我。”

  然后五虎退突然拿着被子猛地捂住了她,虽然看不见但是身上突然多了一堆重量。

  想来自己此刻是被当了人肉垫子。

  卧槽你们想压死我啊。
  
  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但是迟暮并没有过多反抗。

  在五虎退扑上来那一刻,自己也听见了走廊的脚步声。

  不止一个人。

  “主人,放心吧,我们没坐在你身上。”

  感谢五虎退小天使还不忘告诉她这种事,可是你们压在我神身上我也是够呛。

  为什么我一个弱女子【?】要遭受这些啊。

  色令君昏啊色令君昏。

  生无可恋表情的迟暮听见木质门被拉开的声音。

  生无可恋的迟暮听见鲶尾用欢快的声音说睡不着来串门。

  生无可恋的迟暮在心里痛斥鲶尾作什么夭大半夜串门。

  生无可恋的迟暮表示快被闷死了然后身上一凉。

  生无可恋的迟暮看见了放大了的表情惊异的骨喰的脸。

  生无可恋。。。。。。

  妈啊这人拔刀啦!!!

  夭寿啊啊!

  迟暮一个鲤鱼打挺失败,被骨喰压在身上猛的按住肩膀,心里大喊你们根本就是来查房的吧!谁串门带刀啊!

      真想大喊自己人别开枪是怎么回事。

  “骨喰哥等等!”退酱及时出声制止了骨喰挥下的刀,如同电视剧的生死关头一般,那把刀停在迟暮脖颈处再也没有移动分毫。

  “大将说她太怕黑才来的,并没有伤害我们。” 药研出面辩解。

  迟暮:我特么。。。怕黑?! 我可去您喵的吧。

  不是你们预谋的么?!

  “主人和我们相处的很愉快的。还会给我们讲故事。”,退看见骨喰松开凑过来拉着迟暮起来,很好的打断了迟暮想要辩解的话。
  

  “哦?主上半夜不睡觉偷偷往短刀房里窜啊。”,鲶尾微笑的拉长了尾音,恶劣语气里说不出来的危险。
  

  迟暮:“不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我没有。”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让我早睡的小天使你听我解释。
我是真的今天睡不着【要亡】

评论(12)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