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底之兽~债务中生存

这里沼兽
主混刀剑,凹凸
是个愚蠢的生物
是个话废
上学低产

关于我被政府甩锅的事【番外一】

乙女向避雷
@纹鳐 的点文
抱歉拖的有点久
总之希望不要嫌弃ww
今天也在好好肝文【大概】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执法者没人权啊!】

  站在最高点,可以看见整个街道的全貌。

  夏日祭是异常热闹的存在,黑色席卷了夜空却无法席卷这个街道。

  灯笼高悬,人来人往。

  从下往上看,灯笼就像星星一般,从迟暮的角度看,灯笼却像海底的浮游生物,美丽却不可企及。
  

  啊,好香。迟暮站在最高楼的楼顶,戴着可以和事沟通的耳麦,下面的小吃香像小勾子,快要把她的魂勾走。

  “124号处一切平安。”公办公事的严肃口吻,是自己讨厌的样子。

  今天一天没有吃东西,突然接受了一个什么维护夏日祭秩序的任务,真的是拿着执法者当保安用啊。

  无聊的快要发酵。

  “好想下去玩啊!” 迟暮叹了口气。

  “别这么丧气啦主上,下次我陪你来吧。”逛街回来的鲶尾走到她的身边,笑着安慰。

  这个任务原本迟暮是一个人接的,像往常一样,鲶尾又是硬要跟着来。

  啊,你家一期哥不管是很好啦,可是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啊。

  自己不可以擅自离岗可是鲶尾可以,让自己干巴巴的看着他在下面晃悠玩乐,真的是很让人嫉妒啊。

  “不了,说实话我更想带药研或者退来。”

  比起你来说,他们比较好应付,迟暮没有说出来, 像在赌气一般。

  “真是伤心啊,我可是给你带了吃的啊。”

  吃的!迟暮那不存在的尾巴晃了晃,视线和身子移向鲶尾,看见他手里拿的章鱼烧。

  “你从哪拿出来的啊!”明明刚才看的时候没有。

  “秘密。”鲶尾笑着抓住了迟暮伸来的爪子,看着迟暮委屈的表情,心情格外的好。

  恶作剧一般的拿着章鱼烧在迟暮面前晃了晃,引诱犯罪。“想吃么?”

  你这不是废话么!迟暮用另一只手去够,鲶尾直接把手伸长到她够不到的高度。

  “吃的给我!”迟暮怒了。

  “不给,你来拿啊。”

  啊,真想糊他一脸的马粪教他做人。迟暮怒气值:max。

  然而迟暮并没有意识到,现在这种情况看起来,她是整个人扑在鲶尾怀里,一只手被鲶尾抓住,醉心于吃的东西的她,也没有注意到鲶尾计谋得逞的的坏笑。

  上当了啊,主上。

  “都说了给我啊!”

  唉?鲶尾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被迟暮照着腹部来了一记暴击。

  “咳。。。主上你。。。居然真的下的去手啊。”鲶尾感觉自己快要趴下了,嘴角带血的那种。

  迟暮就坐在楼顶边沿享受战利品,啊~食物啊,感觉又活过来了,真好啊真好啊。

  完全无视了鲶尾的哀嚎。

  真是伤心啊。鲶尾捂着被揍的地方。

  但是能看见主上这样少有的一面,也算是值了。

  只有我能看见的。

  小小的占有欲。

  “那么主上,我继续下去玩啦,顺便给你带吃的上来。”

  并不在意鲶尾说来啥,迟暮一心沉迷于食物,她头也不回,随意的挥了挥手。

  “哇,终于和你家鲶尾打情骂俏完了?”, 耳机里传来清脆的女声,带着调笑的尾音,刺激着迟暮的神经,她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

  “少用这种恶心的语气说话,121号,你管我刚才勇斗鲶尾夺食的行为叫打情骂俏?”

  “有什么关系嘛,在你接管的那一片器物里,你和那个叫鲶尾的关系不是最好嘛。” 那边的声音明显漫不经心。

  “别拿他们当器物看!”迟暮的声音少有的夹杂了一丝恼怒,也不知道是被鲶尾惹的,还是因为对方的那句器物,总之莫名的有些烦躁。

  又咬了一口章鱼烧,“只是他要跟着来而已,我们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

  “好吧好吧,你和他们的关系我不懂,毕竟我也没那么好运接手一个黑暗本丸啊。”对方特意咬重了好运这两个字,不用猜了,迟暮知道耳麦那边的人一定脸上带笑,并且嘲笑居多。

  “但是你要注意啊,下面可是有很多普通人的,”迟暮挑了挑眉,不明白121号突然和她说这个干嘛。

  “说不定你家鲶尾可以来一场浪漫的恋爱之旅呢,毕竟他那么特殊啊。”

  特殊。。。哪里特殊啦!除了血色眼睛还有哪里特殊啊? 浪漫的恋爱之旅,听着就鸡皮疙瘩一地啊,什么破形容啊。

  虽然是这么想,但迟暮还是下意识的在人群中搜寻起了鲶尾的身影。

  在哪呢?

  啊,为什么要去找他啊,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章鱼烧已经冷掉。

  所见的是,在烟火摊旁边的鲶尾。烟火照着鲶尾的脸,他的眼里有星星。

  迟暮愣了愣。

  真好看。

  咦,等等,那个人是谁?

  鲶尾的身边一个少女,迟暮目测起来比自己要小很多,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在迟暮心中是半米,别人与自家刀的安全距离在迟暮心中和是一米。

  而此刻那个女孩和鲶尾的距离是十厘米。 并且有继续靠拢的趋势。

  卧槽大热天贴那么近干嘛!不怕长痱子啊!

  “所以说,浪漫的恋爱之旅啊。”耳机里欠扁的声音及时响起,迟暮扯了扯嘴角,面无表情。

  “看屁啊看,好好工作知不知道。”

  迟暮随手扔掉竹签,起身往楼下走。

  “喂喂,干嘛啊干嘛啊,离岗可是要罚钱的啊。”

  “闭嘴别看这边了,干!有人诱拐我家刀啊。”

  直接扯了耳麦。

  黑暗里的121号只听见杂音一片。

  “唉,少女情怀总是诗啊。”

  少女抬头感叹,漆黑的眼里映不出星海万丈。
  

  
   鲶尾现在感到有一丝苦恼,身边的这位人类女孩已经跟了自己好久了。

  “你的眼睛为什么是血红的啊,这样好像恶鬼啊。”

  鲶尾往旁边挪了挪,女孩继续贴上来,好奇的看着他血色的眼睛。

  嗯,我承认这样的眼睛是比较让人好奇,但该怎么解释啊。

  “因为他本来就是恶鬼,你最好离他远点。”

  熟悉的声音响起,鲶尾猛抬头,看见迟暮叉腰站在他面前。

  戴上了属于执法者的狐狸面具,看不见表情。

  然后鲶尾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揪着领子猛的扯到身边护在身后。

  “抱歉小妹妹,是我们政府工作人员的疏忽让他跑出来了,这可是不得了的恶鬼啊。”

  主上你说谎都是这样脸不红心不跳的么,好吧,看不见脸。

  
  “哇,是大姐姐你收服的么。”小女孩的眼里闪着光。

  “是啊,毕竟我可是执法者啊。”迟暮拉着鲶尾,帅气的挥了挥手,在女孩崇拜的目光中离开。

  “真是狡猾啊主上,小女孩你都骗,难道是吃醋了?”鲶尾垂眼,视线所及的是自己被迟暮拉住的手。

  “哈?”大概是意识到了,迟暮想要松开拉着鲶尾的手,然后发现,

  并挣不开。

  “我是为了你别祸害别人。”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祸害你咯?”
  
  “想都不要想,你,额。。。”

  面具突然被取下,脸被鲶尾硬掰了过去,然后触到一片柔软。

  “唉呀,好可惜,躲过了。”鲶尾调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失望于迟暮的快速反应,于是这一吻落在了脸颊上。

  “要对我负责啊,毕竟我可是你收服的恶鬼呀。”
  
  

  
  
  
  
  迟暮:鲶尾我允许你先跑三十九米。
  
  今天也是愉快作死的一天。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话说那个121号,主线中也会出场的。
以及
这两人关系想要好成这样。。。
早的很!

评论(18)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