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站

上学低产。
凭兴趣摸鱼,看心情更新
这里沼兽
是个愚蠢的杂食生物

鲶尾藤四郎的小私心

@我幽子放假就要渣瞎你的眼睛 的互粮
结衣是她家的婶没错
一个超可爱的妹子
具体设定还是幽子的
ooc有
文笔啥的希望不要嫌弃
终于肝完【吐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结衣不知道自己以前有一个本丸这个消息是怎么在自己现在这个本丸传开的。

  总之现在自己的刀剑已经全部知道了。

  “唉?主上以前的那个本丸是什么样的呢?”

  此刻清晨的阳光斜斜的照在本丸里,空气里满是露水和花的清醒气息,结衣坐在走廊上,然后走廊被短刀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本是个美好的早晨,结衣却觉得分外的难过,啊,真是棘手的情况。

  呜,果然小孩子【?】的好奇心比较大啊,要怎么告诉他们比起你们,自己原来那个本丸的大家看起来要和善多了。

  
  哈。。。哈哈,这种话说出来才是真的找打吧。

  到底是谁说出去的啊我一定要找他谈人生!

  “嗯,我以前待的那个本丸和现在的这个本丸一样都很好。大家都很和善啊。”

  “呐呐,主上,和我比起来,我和那个乱酱谁更可爱啊。” 乱凑到结衣面前,好看的蓝色眼睛里此刻闪着小星星。

  期待着什么。

  “当然是你啦,你最可爱啦!”结衣比了个大拇指,有些心虚。

  得到了对方满意的笑。

  “主上主上,那我呢?”

  “还有我啊主人!”

  感觉身处争宠现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当然,为了自己日后的生活还能好好的度过,不管怎样都要回答当然是喜欢你们啊。

  “主上喜欢我么?”

  “唉?”

  现在已经入夜,夜色就那样涌了上来侵袭了本丸,今天的近侍是鲶尾。结衣原本是让他回去好好休息的,然后鲶尾坚持要陪着她批改公文。

  总觉得这样有些危险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但愿是自己的错觉。

  所以这是什么问题。

  结衣有些不解。

  “鲶尾你在说什么?”
  

  鲶尾索性从结衣的对面绕到她身边坐好。

  “就是比起之前的那个鲶尾,主上是更喜欢我还是喜欢他呢。”

  “啊哈哈,当然喜欢你啊。”

  出乎意料的,鲶尾并没有露出开心或是满足的表情。

  相反的是,好看的眉毛皱在了一起。

  “我才不要这么敷衍的回答。”

  “鲶尾,别闹了,我还有公文啦。”有些苦恼的看了看桌上堆积如山的公文。

  呜,果然不该把所有公文留到最后一天批改的。这种感觉就像是开学前一天作业还没写完一样可怕。

  “不行,要好好回答。”肩膀被鲶尾按住掰往他的方向,结衣看见鲶尾的表情格外的认真。

  眼里满是在期待什么的。

  在期待什么啊,不知道。

  自己不知道啊。

  
  果然比起其它的刀剑,鲶尾真的。。。好难骗啊。
  

  “真的是喜欢你啦。”

  虽然是这么答的,但是视线却不自觉的移开了。

  唉?这种心虚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真的么。”

  “真的。。。诶诶?!鲶尾你干嘛。”

  被按着无法动弹的结衣看着鲶尾离得越来越近。

  不会是。。。要亲我吧。

  等等,虽然已经发生过一次,但是等一等啊!

  结衣索性闭上了眼。

  眼不见心为净。

  感受着鲶尾越靠越近,呼吸渐渐的喷洒到脸上,仅离分毫。

  暧昧的气氛,在夜晚尤其的浓重。

  心跳声占满了整个大脑,脸上逐渐升温。

  这份心情,究竟是怎样的呢。

  看着结衣此刻的反应,鲶尾好心情的勾了勾嘴角,然后下一秒。。。

  把头搁在结衣肩膀上笑了起来。

  “哈哈哈主上你在想什么啊?”

  唉?结衣睁开眼,看见的却是埋在自己肩膀笑的肩膀一抖一抖的鲶尾。

  头发饶的脖颈间发痒。

  “不会。。。在期待什么吧。。。”调戏的微微抬头,轻轻的咬了咬结衣的耳垂,低沉着声音带着诱惑,恶作剧一般。
  
  结衣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了,

  “鲶尾!你给我出去!”

  
  

  
  
  赶走鲶尾后的结衣越来越无法平复自己的心了。

  不管是鲶尾刚才暧昧的行为还是鲶尾所问的问题,都在脑海中无限播放。

  能把自己弄到这么狼狈,真是可恶啊。
  
  
  “主上喜欢我么?”脑海里又是鲶尾那张好看的,放大的脸。

  喜欢。。。么。。。

  我怎么知道啊。

  鲶尾眼里的那份期待,所期待的东西,自己是知道的啊。

  怎么可能不知道啊。

  但是,该怎么回答,怎么回答,才可以告诉他自己内心这矛盾的心情呢。

  根本无法开口啊。

  因为是特殊的存在。

  结衣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特殊的存在。

  和以前的鲶尾比起来,这个鲶尾的确是,太会撩动自己的心了。

  不能这样下去了啊结衣。

  她拍了拍自己还在发烫的脸。

  不能再让鲶尾得意下去了。

  
  
  “主上~没事吧~”

  “呜哇哇!我没事,你走开啊啊!”

  被惊吓到的本间结衣。
  

  
  被赶到门外,坐在走廊上的鲶尾又笑开了,真是可爱的反应啊主上。

  他靠着门,好心情的哼着不知名的曲调。

  想着屋里的少女的样子,为了公文而发愁,被自己挑拨的羞红脸的摸样,有些生气的摸样。。。不管怎样都很让自己开心。

  有片羽毛,轻飘飘的挠了自己的心。

  那种痒痒的感觉到现在还格外清楚。

  事实上,不管您的回答是怎样的,我都不会让您逃掉的。
  

  但是我很期待。

  您真正的回答。

  所以,总有一天,我会让您亲口说出我想要听到的话语。

  想要让那颗心,再也装不下除我以外的任何人。

  这样您就只属于我了。

  这是属于鲶尾藤四郎的私心。
  
  他抬头,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温和的令人安心。
  
  月色真美啊。

  他这么感叹,然后沉沉的睡去。

评论(1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