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底之兽~债务中生存

这里沼兽
主混刀剑,凹凸
是个愚蠢的生物
是个话废
上学低产

关于我被政府甩锅的事【十二】

乙女向避雷
人物黑化有
黑暗本丸注意
私设有
可以接受食用愉快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十二】老刀的阴谋论

  “主上看起来有心事?”

  一直到下午,也没能和本丸的刀剑们说自己要出任务的事。

  闲暇的时间遇到坐在走廊台阶上的三日月宗近,此刻这位美丽的付丧神,正在沐浴着大好的日光,看着满院繁盛的花枝,手里端着茶,一边放着吃食,脸色温和。

  爷爷真是和蔼。。。

  迟暮在心里吐槽,平安时代的老刀,真是一股子和蔼可亲的气息。

  若是不计较自己初来那天对方戏虐的调笑,怕不是要被骗了。

  
  “是三日月大人啊。”她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主上太客气了,不必称我为大人。我只是您的刀剑而已哈哈哈哈。”

  这下三日月更像一个老头子了,不仅行为举止像,笑起来也像。迟暮叹了口气,但是真好看啊。

  不愧是天下五剑之一。

  迟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称呼他为大人,说完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

  却并不抵触。

  大概是因为气场吧,与生俱来的高贵和美丽,可惜红色眼睛所标志的是被染黑的美。

  “主上是有什么心事么?”他再次重复了一遍最开始的问题,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处,示意迟暮坐下。

  迟暮坐在他身边,随手拿起一串丸子。

  “我最近有可能有任务,随时会走,想要找你们商量一下。”

  咬下一口丸子,软糯糯的感觉充满了口腔,吃完一串的迟暮舔了舔嘴,万屋的东西还不错,她在心里感叹。 语气有些小小的犹豫。

  “要不要告诉一期呢。”

  “为什么会想到要先告诉一期。”

  “嗯。。。”迟暮仰着头像在思考理由,一只手悄咪咪的伸向最后一串丸子,三日月笑了笑假装没看见少女此刻有些可爱的举动。

  “大概是因为他是本丸练度最高的。”

  
  “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练度最高的是他呢,是因为。。。”是因为前辈格外偏爱他么?

  最后一句话迟暮犹豫着没说出口,试探着去看对方的脸色。

  没有变化,三日月笑的不明意味。

  “哈哈哈哈。”

  迟暮:求您了能别笑了么。

  真是讨厌啊,那双眼睛哪怕沾染世俗,也总是一幅看透一切的样子。

  “看在我买了吃的还为你们疗伤的份上就透露点情报给我吧。” 末了怕对方不答应似的,又补上一句,“什么都行,就当我想了解你们。”

  “真是个狡猾的小姑娘啊。”三日月端起茶优雅的抿了一口,看着远方像在回忆,然而迟暮只想说真有逼格,所以,大佬说事都要望着远方么。

  “既然谈到一期一振,就和主上说说他的事吧。”

  “嗯?”迟暮认真。

  “在我来这个本丸之前,或者说在这个本丸刀剑不多的时候,一期一振就在这了。”

  “但是呢,他并不是上一任煅出来的刀。”

  “哈?”迟暮的直觉告诉她这事不简单,“那是前。。。前一任捡回来的么?”

  “不。”三日月笑着摇了摇头,“在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的那双血色眼睛真是让人难忘啊。”

  听到这句话的迟暮差点被丸子噎住,突然一下岔气让她猛的咳了起来,三日月笑着拍了拍她的背部一边说着小心点啊,在迟暮看不见的角度,三日月宗近玩味的勾起了嘴角。

  “停停停,别拍了别拍了。”缓过神来的迟暮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

  妈的再也不能在吃东西的时候听爆料了,真是让人意外的事情。

  接过三日月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迟暮终于恢复。

  嗯。。。这个杯子好像他喝过了。。。

  后知后觉。

  “所以他是被上一任审神者捡回来之前就暗堕了么?”

  “是的,不过具体的情况我并不知道,你可以去找最初和上一个小姑娘一起捡回一期一振的刀谈一谈。”

  “例如加州清光,药研,五虎退,又或者是鲶尾藤四郎。”

  啊,听起来都是很棘手的刀啊。迟暮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

  “那个,听退酱说,前一任审神者一开始似乎是个比较温和的人,那最后变成那样,和一期一振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没记错的话,退是有说过前任一开始是个很温和的人。

  “那个啊,年级大了我也不是很清楚呢。”三日月宗近笑了笑,抬眼,视线越过迟暮,他突然起身,脸上的笑依旧没多大变化。

  “是我失言了,那么我就先离开了,小姑娘要是想知道,可以照我说的去问哦,哈哈哈哈。”

  啊,真是奇怪的刀啊,明明讨厌自己的吧,却又在某种意义上告诉了自己不得了的事,帮了自己大忙了。

  果然一期一振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啊。

  迟暮反头,一期一振从走廊的另一头走过来。

  所以三日月是看见一期一振才起身离开的啊,看来刀剑们的关系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主殿刚才在和三日月殿下聊天?” 走进了的一期开口。

  你这不是都看见了么还问个鬼啊。 虽然是这么想的,可是迟暮还是保持脸上的笑容说:“是啊,闲聊而已,三日月大人还说我买的茶叶不错。”

  “毕竟我可是有好好挑选过的啊。”

  挑选个鬼,我买的时候看都没看直接塞袋子里的。

  
  “是么。”一期显然有些不相信,迟暮在心里吐槽说说实话我也很是不相信,毕竟前几天还拿着刀说要砍我,今天又和我坐在这里闲聊,不是茶叶里掺了药喝的三日月失忆了还能是什么。

  偏偏三日月还真的有闲情和自己闲聊,虽然也不是什么家常,而且隐隐约约透露出某种阴谋的味道。

  “他没和你聊其它的了?”一期继续追问,迟暮被他这略带质问的语气弄得有些不开心。

  不是大哥我说啊,我是主人还是你是主人啊,虽然我这个主人有些苟且的意味但您能给我点起码的尊重么。

  可是那句关你什么事到了嘴边,迟暮又默默咽了回去。

  算了算了,就当自己心胸宽广,不计较这些。忍一时风平浪静。

  “没有没有,我们还能聊啥啊。”然后迟暮迅速转移话题“那个一期哥啊,咱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嗯?”一期示意迟暮继续说。

  “是这样啊,我最近有任务所以要出去几天,你看。。。”

  “主上想去哪是主上您自己的事。我们不会阻拦。” 一期又恢复了平常的微笑。

  
  
  “这样啊,但是鲶尾他也要跟着去。。。”迟暮像在犹豫的说,观察对方的表情。

  一期的表情突然僵住,声音顷刻间提高了八度“不行!我不会允许他去的。”

  迟暮也猜到了一期一振会是这个反应了。
  一期你个死弟控。。。

  听一期这么说,她却突然松了口气。

  奇怪啊,那样的自己不会被看见,不会被鲶尾讨厌的话,为什么会莫名松了一口气。

  “也好也好,要是我走了,大家就拜托你了。”顾不得细想,迟暮起身离开,不忘把杯子放回托盘里。

  这种东西还是要交给他们来收拾啊。
  
      突然想起,今晚好像还有侍寝,谁来着?

      啊,不管了,遛了遛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突然想起我好久没更了,嗯,悄咪咪的更一章。

每次到侍寝时间就是花样搞事的时间。

评论(4)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