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底之兽~债务中生存

这里沼兽
主混刀剑,凹凸
是个愚蠢的生物
是个话废
上学低产

玫瑰园

@卿愿 给我产的粮,超开心!
以及我在上学,刚下课所以才看见,抱歉。
我可能要晚点,总之超开心!

卿愿:

#和 @沼底之兽 太太的互产,鲶尾×婶
#架空西方贵族paro,幼驯染自作自受设定,重度ooc预警
#本来想写爱丽丝,突然发现如果鲶尾是兔子的话好像不太对,所以改成了贵族paro。说起来还想开个爱丽丝企划呢
#写茶点的时候我好饿……



“来了啊,小姐。”
黑色长发的少年绅士的拉开椅子,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少女有些局促的捏着华丽的裙摆,层层叠叠的荷叶边堆到膝盖。她定了定神,手指抚过名贵的裙面,迈开步子,小皮鞋的跟敲在石板路上,哒哒的声音清脆悦耳。
她尽量优雅的落座,趁着少年以完美的礼仪倒红茶时打量起这座园子。
如果不是太过紧张,她应该会为这布局完美的玫瑰园叫出声来。灌木被精心修剪,变成拱门,围墙,绿植,开的正盛的花点缀其上,错落有致。石板铺成来往的小路,而这里的地面则是以浅色水泥浇筑,小石子看似随意的散落,配着这拱门和半圆形的花墙,还有若有若无的花香。
雪白的蕾丝桌布铺在高脚小圆桌上,镶着金边的白瓷茶具摆在两旁。精致的茶点摆在塔上,纯正的英国红茶正散发着馥郁的香气。一切都让人食指大动。
少年只在衬衣外简单的套了件马甲,裤脚还收在马靴里。少女的眼睛在他身上转了一圈,询问:“藤四郎先生是又去照顾马了吗?”
“您叫藤四郎的话,我可不知道您在喊谁啊,小姐。”鲶尾藤四郎轻笑着,这才回答少女的问题,“不过您没说错,我是又去马场了。”
少女心中有点不好的预感。
鲶尾歪头笑了笑,似乎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我洗过澡啦,小姐放心。”说着还把马尾顺到前面来,眨了眨那双紫藤色的眼睛,“要闻闻吗?”
“不必了,鲶尾先生。”
干脆利落。
“真是不可爱,明明小时候还跟在我后面哥哥哥哥的叫……”
“都说是小时候了!小心两家的世交被您毁了哦。”
“欸——有什么关系嘛。”鲶尾手撑着下巴,笑得格外灿烂。大眼睛盯着少女,像是能把人吸进里面,“反正你也得嫁、给、我。”
少女听出了他特地咬重的字眼,很想不顾一切的翻个白眼,可是良好的修养与礼仪不允许她这么做。
这么个婚约对象,算她当初识人不清,指着邻家世交的二少爷说要嫁给他。
当时还是初长成的鲶尾俯下身刮了下她的鼻子,语气调笑,眼睛里满是她看不懂的情绪:“想好了要嫁给我?不是其他哥哥?”
懵懵懂懂的小女孩在脑子里过了一遭从他人那里听来的联姻,紧了紧自己的小拳头,又扫了一圈众多藤四郎兄弟,再看看自己最熟悉的人,点点头。
“那好。”小少年单膝跪下,握住她的手,轻声说,“我们之间就有婚约了,除非你不想,以后只能嫁给我,明白吗?”
女孩子点点头,殊不知以她母族的繁盛,根本不用这位掌上明珠去巩固地位。
所以为什么那么轻易就答应了他的要求……少女皱着脸咬下一块蛋糕,想不明白在那时已经和藤四郎们相处了很长时间,一个个认得门儿清的情况下,怎么还选择鲶尾。
鲶尾举起杯子喝了口茶,突然出声:“不好吃吗?”
少女猛省过来,摇摇头,又切下一块蛋糕送入口中,细细品味。绵软的海绵蛋糕在舌尖上跳舞,半透明的蔓越莓酱酸甜的口感蔓延开来,清新的气味顿时包裹了少女。
粟田口家的厨师一向出类拔萃,甜点尤甚,而粟田口家年长的少爷们也都会做点什么。
毕竟幼弟很多呀。少女想着,叉起最后一块,刚要吃掉,旁边一直不声不响的鲶尾突然凑过来啊呜一口。
“喂!那是我的蛋糕!”
鲶尾嚼着蛋糕眯了眯眼,随手指了指茶点塔:“那不还有别的吗。”
“可是你这动作也太失礼了吧!被人看到怎么办!”
“啊,有什么关系,你是我未婚妻的事还有谁不知道吗?只会被当成调情而已。”
少女憋屈了一会儿,才小小声的说:“可那是最后一块了。”
鲶尾噗哧一笑,捏捏她的脸悠哉悠哉:“想吃我再给你做。”
“哦……欸?你做的?”
少年耸耸肩,挑了块松饼专注的淋上枫糖浆,头也不抬:“你不是知道我会做饭吗?”
知道是知道……可是做正餐和做茶点是两回事吧。
少女鼓起脸,不满的将手伸到他腰间一戳,酸痒的触感沿着神经迅速传递,激得鲶尾手一抖,本来淋得均匀的枫糖浆在松饼上泼了厚厚一层。
鲶尾只得用餐刀将糖浆抹到下面的松饼上,涂好后转过身,也如法炮制的对待少女。两个人乐此不疲的挠痒痒,笑作一团。
最后是少女喊着不玩了才停止了这场闹剧。鲶尾靠在她的颈窝平复气息,温柔活泼的音色犹带一丝笑意:“喂,不觉得我们这样互相挠痒痒……像笨蛋,吗?”
温热的吐息扑在耳边,低沉的嗓音更显得柔和,放轻的尾音稍稍提起,干脆又轻快,听的人心头一颤。
少女的脸突然烧起来,才发现这样互相依靠的姿势有多暧昧,连忙撑开少年的肩膀,垂下眸子欲盖弥彰的喝了口茶。
鲶尾切下一块松饼,胳膊戳了戳少女:“张嘴。”
少女不解的抬起头张开嘴,就被塞进一块甜丝丝的松饼,被堵的说不出话来。少年侧着头看她,任由长发随着动作搭在肩上,轻叹:“果然是笨蛋。”
努力嚼着松饼的少女只好干瞪着他。


少女拭净唇边,靠在椅子上轻舒了口气。鲶尾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合上盖子利落的站起身:“差不多该送你回去了。”
少女也跟着站起身,稍稍理了理裙子的褶皱。鲶尾看着她不禁有点头疼,伸手拉住她的手腕:“过来。”
他仔仔细细整理好她因为玩闹而略微凌乱的头发,将她的发饰重新别好,这才走在前面半步领着她出去。
执事弯腰行礼,告知马车已在门口等候,转身吩咐女仆去收拾茶具。鲶尾略一点头,领着少女来到大门。车夫已经打开车门,鲶尾扶着她上了车,自己这才跟着上去。
不长的路程在一片沉默中度过。鲶尾还是先行下了马车,伸手将少女接了出来。少女屈膝向他行礼,等她直起身子,鲶尾轻握她伸出的手的指尖,低头轻吻。
这样今天的茶会就算结束了,马上要忙订婚仪式,订婚后三个月后就要进行婚礼,没什么时间见面了。少女抿住嘴唇看着低头行吻手礼的少年,突然有点不舍。
就算很快要过和对方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生活,半年的时间,还是难熬。
本来垂着眼睛的鲶尾突然抬眸,紫藤色直直撞进少女的眼眸。向来含着温软笑意的眸子此刻认真而专注,描摹着少女的全部。
行吻手礼的时间似乎格外漫长。少女还在为刹那的心悸失神时,少年已经站好,右手抚在胸前微微俯身,与她擦身而过。
少女退开几步,目送马车远去,这才一步一步踏上家门口的台阶,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少年前所未有的认真口吻。
“等我。”

评论(7)

热度(56)

  1. 沼底之兽~债务中生存卿愿 转载了此文字
    @卿愿 给我产的粮,超开心!以及我在上学,刚下课所以才看见,抱歉。我可能要晚点,总之超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