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底之兽~债务中生存

这里沼兽
主混刀剑,凹凸
是个愚蠢的生物
是个话废
上学低产

关于我被政府甩锅的事【十一】

乙女向避雷
人物黑化有
黑暗本丸注意
可以接受食用愉快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十一】糟糕的人

   那封信被交到少女的手中,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骂完狐之助就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药研愣愣的对着门口看了好一会还是一脸茫然。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鲶尾在一边好心情的笑出声,这种笑在很久以前鲶尾捉弄别人成功或者碰到好玩的事的时候也出现过。

  鲶尾哼了哼歌,没什么调子就没有再哼了。

  唉呀,记不得太多歌的曲调了呢。

  药研继续捣鼓手边的瓶瓶罐罐,把里面的药材都倒出来,倒在一个大盒子里,上门贴着回收的标签。

  很多事以前想要管,现在的却都与自己无关了。

  “和那个人类聊的挺来的嘛。” 鲶尾出声,手指绕着他耳边垂下来的头发。

  “是吧,”叹了口气,药研取下眼镜,看起来有些疲惫的按了按太阳穴,鲶尾的视线下移,桌子下面全是贴上回收标签的盒子。

  “意外的不是什么单纯善良的人。”

  “哈?我还以为政府会派一个热血善良的笨蛋来感化我们来着。”假装没看见那些即将被扔掉的无用品,鲶尾饶有兴趣的摸了摸下巴,突然笑开了,“那我就跟着去吧,一定很有意思吧。”

  药研:???
  
  
  
  此刻气愤急了了的迟暮无视了走廊上的其它刀剑有些惊异的表情一路跑回了房间。

  鲶尾慢悠悠的跟在后面,鹤丸从房顶上翻下来截住鲶尾,满脸写着好奇。

  “真是吓到我了,她那个表情。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么?”

  哦?鲶尾被突然翻出现的鹤丸小小的惊了一下,那根宛若本体的呆毛晃了晃,鹤丸笑嘻嘻的伸出一只手去抓。

  “不给碰不给碰。”鲶尾面无表情的偏头,躲开了鹤丸的爪子。

  “你就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啊。”像是被逗猫棒引起心情的小猫一样,鹤丸继续试图抓住鲶尾的呆毛。

  然后被鲶尾一只手拍在脑袋上。

  不知道药研有没有治脑子的药,或者审神者要是有也行。

  “没有啊鹤丸先生,”鲶尾后退一步,晃了晃头顶的呆毛,这么有趣的事不能让给其它人呢。

  “什么都没有啊。”

  
  
  
  迟暮第n次尝试与政府联系,结果喜闻乐见,对方断开连接。

  展开那封信,上面是工工整整出自政府人员的字迹。

  
  大概就是说执法者127号(迟暮执法者号码),政府将有关于暗堕本丸的任务委托她。

  具体时间政府将委派其它执法者到时候上门找她。

  请随时听候通知。

  与她一同执行任务的还有两人

  
  信尾另附一行小字:这是一个你接也不会有报酬但是你不接一定扣你年终奖的任务。 我并没有说你接手了暗堕本丸就不要出任务的。
  
  

  最后那行小字用屁股想迟暮都知道是狐之助加上去的。这么黑心的上司还真的有啊,压榨员工要不要这么彻底, 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狐之助你不得好死你连奶妈都不放过你不是人,呸,忘了它本来也不是人。

  。。。

  真是让人心寒啊狐狸。
  
  干脆放弃挣扎的迟暮一头栽倒在地板上,耍赖一样的滚了几圈,颇有些颓废的意味。想着自己明日不知道什么时间就走,到时候冷冷清清的没人送多尴尬。

  以往执法者出去任务,总是一群人守在门口,回的时候也是,总有人会数走的时候走了几个人,回的时候又回了几个人。

  毕竟执法者是活在第一战线的人,运气好任务简单点吃个饭的时间就解决了,运气不好可能要几天,还可能搭上几条命。

  对啊,自己可是走在第一战场上的,别人眼里强大而又特别的存在,难道不该骄傲么。

  骄傲个屁啊,一年到头没什么假还没事就扣工资。
  
  迟暮捂脸,什么时候才到头啊。

  至少别扣咱工资啊。

  
  “主上为什么不去床上睡?”拿开捂着脸的手,视线里原本木质的天花板被鲶尾倒着的脸取而代之。是鲶尾蹲下来好奇的看着她,迟暮动了动手,想把他那一晃一晃有些碍眼的呆毛揪下来。

  看着真是麻烦啊。

  “地板凉快。”等迟暮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真的抓住了鲶尾的呆毛。

  终于不晃了啊,迟暮勾了勾嘴角,却没有笑意。

  “唉?主上喜欢我的呆毛么?”鲶尾又把身子压的更低了,干脆把两只手撑在迟暮的脸两边。

  “不,觉得很烦。”

  “难道不是喜欢才想要抓在手中么。”鲶尾笑的更灿烂,迟暮从其中隐隐看出来某种不怀好意。

  果然,鲶尾继续开口,“主上可以带我去么。”

  “去什么?”迟暮眼角跳了跳。

  “我看见了啊那封信的内容,可以带我去么,我对主上也很好奇啊。”

  。。。。。。

  “一期哥会同意的啦,如果用监督你为理由。”

  大概是把迟暮的沉默当作考虑,鲶尾继续说下去。

  “我也可以帮忙或者保护你的。”

  别!迟暮在心里说,你别在我关键时刻捅我一刀我就很谢天谢地了鲶尾大爷。
  
  带你和带个炸弹有什么区别。

  还记得给你手入的时候 你给我的威胁么鲶大爷。
  
  但是啊。。。迟暮的心里被什么东西小小的挠了一下。

  内心的小人恶劣的扯开了嘴角。

  带你去又怎样呢,让你看执法者的手段,让你看执法者怎样碎掉救不回来的刀剑,怎样毁掉一个本丸,你会怎么想。

  你会想你会不会也会有那一天然后畏惧我么?

  不,不可能的,你只会更加的恨我,更加的恨人类而已,

  因为对于人类,你们只要锻造就可以得到,一把坏了重新来过就是,这只会让我们的关系更加糟糕。。。

  但是

  。。。

  迟暮突然笑了,笑的有些不明意味,笑的有些恶劣。

  我本就是个糟糕的人啊。

  与其藏着掖着压抑着自己,不如全部展现给你看,就让我们来‘好好’的了解吧。

  这仅是互相了解的开始。

  她突然动手用力一扯鲶尾的呆毛,头皮传来的刺痛感带着鲶尾向下倾,两人鼻尖几乎碰到,呼吸相缠绕。

  他听见她的声音幽幽的传来:“别后悔。”
  
  
  

  
  鲶尾:为什么你们总和我的呆毛过不去?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开始埋伏笔,之后准备扯出来一堆东西。
我说我不搞事你们信么。

评论(16)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