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底之兽~债务中生存

这里沼兽
主混刀剑,凹凸
是个愚蠢的生物
是个话废
上学低产

人类终于回想起被娃娃机所支配的恐惧

大概微乙女向【大概】
欢乐向
ooc有
可以接受食用愉快
诸君,嫉妒使我丑恶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政府门口新摆放了几台娃娃机,虽然我也不知道政府boss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大有要把严肃的工作重地改成娱乐中心的气势。

  但不得不的说,自从那十几台娃娃机摆在门口之后,来玩的审神者好像比平常更多了。

  还有带着自己刀剑来的,于是来交政府工作报告的我时常可以看见他们成双成对的在娃娃机面前,审神者的一脸娇羞的看着自己的刀男抓娃娃。

  “哦,哈尼,你怎么这么棒。”

  “只要阿鲁几想要,我都可以为您拿到。”

  “天呐哈尼,我好感动。”

  
  呸,真是丑恶啊。

  那表情我是怀疑他们是不是磕了药。

  “狐之助,boss是要把这变成恋爱圣地么。”彼时我在政府楼里交报告,默默看着窗外情侣成双又成对,只觉得空气中满满的恋爱酸臭味,唯有我满身单身狗的清香。

  “抓娃娃撩妹也是一项技能,这也是为了促进刀剑们与主人的感情。”狐之助摇了摇毛茸茸的尾巴

  我:emmmm。。。

  不知道狐之助可看见蜷缩在黑暗中的single dog没,他们本可以打着工作至上的名义来假装自己只是没心思恋爱,现在却只能看着情侣秀恩爱。

  要是联系fff团的人来,怕不是连政府大楼都给你烧了。

  要真烧了,我除了:“nice ,兄die”大概就没别的想说的了。

  没准还会帮忙添点柴。

  
  “我去工作了。”找了个理由我赶紧遛了。


  讲真,虽然我不耻于那些情侣们的行为,但我好歹也是女孩子,抓娃娃这种游戏很是戳我心,所以我决定还是带着自己的近侍来玩一下。

  
  日常的完成了所有任务,我带着鲶尾来到了娃娃机面前,骨喰以怕鲶尾出事也跟了过来。

  不是我说,你到底是有多不放心我,就算我想对鲶尾做点啥我也会考虑小树林而不是政府门口啊。

  我是躲着博多来的,要让他知道我偷偷拿了小判换了硬币,那还得了。

  我看中了一个龙猫,从位置上看,只有它最容易抓,虽然这个龙猫长成了谜一般的原谅色。

  说到抓娃娃我一直是很自信的,这种东西很难么,找准位置,按下按钮,然后抓上来不就好了。


  事实上。

     果然是我太太天真了,我和这个娃娃进行了长达半个小时的斗争,这个娃娃从一开始在我心里的龙猫形象扭曲成了绿色的泥鳅。

  并且耳边自动响起了bgm:池塘里水满了雨也停了,天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

  我不知道这只原谅龙猫是怎么一次又一次从夹子里划出去的。

  政府是给上了润滑油么。

  大概是旁边鲶尾也看不下去了,自告奋勇的上来帮忙,于是我乖乖退到一边。

  “主上就看我的吧。”鲶尾对我笑了笑,头上的呆毛立起来晃了晃。

  天你真是天使。

  我回头,正对上骨喰的视线,骨喰那张冷漠的脸上此刻写满的同情,大有一种把我当智障看的感觉。

  “这都抓不到么。”骨喰轻声说,话里不难听出有些同情。

  “you can you up。”我气的飙了辣的一逼英语,果然看见骨喰有些茫然的表情。

  我有些得意。

  虽然骨喰看我的眼神更蠢了。

  
  “鲶尾,结果你也一样啊。”我不知道这是鲶尾和那个绿龙猫磕的第几次了,我只知道我用掉的小判越来越多了。

  而那个原谅龙猫此刻眼里正闪着诡异的光。

  “我还不信了!”我是和这个龙猫怼上了,在这个时候势要拼上我作为女人的尊严。

  
  “哇,你好棒,又抓了一个!”旁边一个女孩惊喜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回头看了她一样,此刻她的近侍物吉脸上带笑,手里已经拿了不下十个了,大有要把娃娃机掏空的打算。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带物吉来!我差点忘了我家鲶尾可是让我限锻五十发坠机的非洲鲶。

  可能我看着隔壁物吉手里娃娃的眼神过于渴望,鲶尾出声打断了我此刻没出息的表现。

  鲶尾:“主上?你很想要么。”

  “鲶尾你知道么,”我反头,眼里全是泪水,“嫉妒使我丑恶。”

  
  怕不是隔壁物吉吸光了我的欧气。

  
  “主殿?”这个熟悉的声音吓得我差点手抖扔了手里的硬币。我转过头,一期那张微笑的脸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撞进我的视线里。

  虽然那个微笑隐隐透着杀气。

  一期带着其它刀剑。

  这不是最崩溃的,刀剑里有博多,此刻他满脸的痛心疾首。
  
  
  “这就是你们错过晚饭的理由?”

  此刻我们三人乖乖站好低头。。。行吧低头的只有我,鲶尾骨喰无所畏惧。一期像个家长一样训责我。

  “主殿你这样很容易带坏弟弟们啊。”

  不不不,一期哥你是没看鲶尾玩的多开心。

  “总之下次不许这样了。。。”

  “知道了。”我恹恹的回答,博多在一边拨动算盘一边口里嘀咕着什么。想都不用想大概是在骂我是个败家子。

  “那个,我还剩一个硬币啊。。。”我弱弱的举起手,手指夹着一枚硬币,没看错一期的脸似乎更黑了。

  “主上很想要那个娃娃么?”从一期身后走出来的是物吉。

  啊,天使。

  “嗯,是啊。”和原谅龙猫怼了这么久我怕是除了它其它的都不行。

  “那就让我为主上带来好运吧。”

  物吉从我手里拿走了最后一个币,那一刻我看向它的眼神里只有崇拜。

  我看着他熟练的操纵着,夹子晃悠悠的向下,抓住了那只原谅龙猫,缓缓上升,我惊喜的快要尖叫。

  不愧是物吉啊!

  物吉我爱你!

  我就差拿着荧光棒挥舞了。

  绿色龙猫缓缓上升,不知为何,我又看见了它眼里诡异的光。。。

  然后。。。

  它掉了

  掉了

  了。。。
  

  
  鲶尾:主上放弃吧,你非。

  我:闭嘴!
  
  
  隔天,我上交了关于拆掉政府门口娃娃机的报告。

  理由是:嫉妒使我扭曲。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昨天和今天抓娃娃,和一个原谅色龙猫死磕了一下午没抓到,旁边一对情侣抓了一堆,女的都快抱不下了。

诸君,嫉妒使我丑恶。

气的哭晕过去
  

评论(37)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