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站

上学低产。
凭兴趣摸鱼,看心情更新
这里沼兽
是个愚蠢的杂食生物

胆小鬼与自私者

乙女向避雷
@在逃囚犯 点的一期审和梗
ooc有
可以接受食用愉快
希望不要嫌弃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近侍变成这样自己也不清楚。

  身处火场,你看着无名火中的一期一振,对方同样看着你,血色眼睛里所沉淀,是爱慕,是占有欲。
  

  
  很久以前,在这个本丸迎来名为一期一振的刀的时候,你是很开心的,毕竟粟田口的短刀们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哥哥。

  一期一振是一个很有礼貌的,有着王子般光辉的人,这是你的第一印象。

  是个很可靠的人。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自己的近侍会是他的原因。

  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彬彬有礼的,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耀眼的存在,这样的人啊,这样的刀啊,留在自己的身边。

  真是个遗憾啊。

  “一期。”某个安详的午后,你叫住了准备去短刀房间里的他。

  “嗯?主殿有什么事么。”他转身微笑看着你,优雅的摸样让人看着舒心。

  “留在我的身边的话,会觉得遗憾么?” 手不自觉的攥紧了衣角。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自己,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说出那句话的。

      又是怎样,让这份感情得以生根发酵。

  “主上这是什么话?”一期一振语气听起来稍微有些不悦,你有些紧张的想自己是不是惹他生气了。

  “既然是您的刀剑,就会一辈子陪在您的身边,没有什么遗憾不遗憾。”

  “是甘心留在您身边才对。”

  直到对方摸了摸你的头走掉好久了,你才后知后觉的红着脸反应过来。

  我的天啊,这把刀也太会撩了吧。你这么感叹。

  尚且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喜欢也好,单纯的好感也好,但那段时间在自己身边的,陪伴自己走过好长一段时间的刀,是名为一期一振的刀,是名为一期一振的神灵。

  而自己也变得越来越依赖于他。
  
  
  后来本丸的刀越来越多,一期是自己手中最早毕业的刀。

  为了照顾其它的刀剑,为了将大家一视同仁,近侍开始经常更换,第一部队的队长再也不是一期一振了。

  
  并没有要冷落他的意思,只是刀剑太多,而审神者只有一个。

  那时候你并不知道对于一把刀,一把本就是为了斩断什么而存在的刀来说,空置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 。

  如果那时候能看懂一期礼貌笑容里的失落的话,能明白在自己说“还要照顾其他人”时一期回答明白了语气里的失落的话。

  大概不会这么糟?

  不,或许如果一开始没有那么依赖他的话。。。
  

   开始觉的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啦,某天下午你心血来潮的去了一期的房间。

  是冷落他的愧疚呢,还是单纯的因为工作累了所以习惯性想要依赖他?

  记不清了也不想记清了,因为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唯一能记得的是,在打开一点房门后偷偷看见的是,一期光洁背后所隐隐约约出现的骨刺。

  所被吓到了。

  所以逃掉了。

  胆小的没有去拉他一把。
  
  
  “结果是我的错么。”你愣愣的看这火场中的他。

  “不是主上的错。是我太自私了。”火焰开始舔上一期一振的身体,你向前一步想要让他离开那个危险的地方。

  下一秒,木质的屋顶坍塌下来,彻底的隔开的你和他。

  “我只是刀啊,却自私的想要独享主上的爱。”

  那边一期一振还在独自说,脸色如常,骨刺从手臂一直到脸,在火场中被照亮。

  一期一振并不是很怕,很久之前,很久之前,这火焰也是如此。

  是熟悉的感觉,却更加悲伤的让他想要捂脸痛哭。

  这场火是自己的梦魇。

  可笑至极。

  “主上,会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什么时候你还和我说这些,大爷我求你出来行不行,先过来啊!”

  无法理解一期一振为什么此刻还能云淡风轻的和你聊天,不知道火焰多付丧神是什么感觉,但你知道人类在火焰中是撑不了太久的。

  此刻哭着的你一定是狼狈至极。

  马上火焰就要依附于你的身上,掉下的汗也分不清到底是热的还是急的。

  火舌舔着皮肤,痛的快要站不住脚。

  可是不能退啊,因为胆小,明明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却还是逃掉了,胆小的自己不能再差劲下去了。

  但是啊,到底也只是人类。

  最后听见一切都崩塌的声音,火焰最终在自己眼里变成了黑色,什么也看不见了。

  结束了。

  “主上。”

  “会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不知道啊。。。

  不知道啊。。。

  猛的坐起摸了把头上的虚汗,哦,是梦啊。。。

  什么梦来着?不太记得清了。。。

  “大将您这是睡懵了么?”旁边的药研无奈的敲了敲你的头。

  “快起来,第一部队回来了,要去迎接了。”

  “哦。”你爬起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和药研说话。

  “真是想偷懒都不行了,以往一期他。。。”突然愣住了,自己的本丸好像并没有一期一振这把刀吧。。。

  “大将你这么非是得不到一期哥的。”药研面色如常,顺便不忘损你几句。

  “我是记得我有啊,难道我记错了?”

  “大将你还在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啊?”

  “啊,没,我来了!”

  路过院子时,短刀们正在玩耍,真是天使,他们乖巧的样子让你暗暗下定决心要把一期一振带回来。

  唉,可是自己是真非啊。

  远远的他们看见你打招呼,微笑的你并没有注意,他们将焦黑的泥土偷偷藏在身后。
  

  
  好像有什么忘记了。

  好像没什么不对。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三篇点文都肝完了,肝不动了肝不动了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