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底之兽~债务中生存

这里沼兽
主混刀剑,凹凸
是个愚蠢的生物
是个话废
上学低产

酒精真是个好东西

乙女向避雷
  @我幽子今天就要渣瞎你的眼睛 点的鲶尾审以及梗
ooc有
可以接受食用愉快
希望不要嫌弃
啊~我的脑中全是车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夜晚真是个好时间,比如这时候可以点上灯笼,可以在樱花树下摆好桌子,可以开个晚会。。。

  因为大家的努力,地下城挖地又获得了一堆小判,虽然想要的刀一把也没挖到,虽然一期今天也是一脸惆怅的样子。

  但,这不影响审神者办晚会,顺便鼓舞士气也是好的。

  挖不到又怎样,我还能再战五百回!

  不过要是一期心情沮丧的话,也就没心情管我嫖短刀了啊哈哈哈【不少女你太天真了】

  于是抱着这样心情的你办了个晚会,准备了一大堆吃食,敷衍完其它刀剑的你掉头钻进了短刀堆里。

  “哎呀,药研的腿真好看有什么秘诀么。”

  “啊,乱真好看,可以掀小裙子么。”

  “秋田,可以亲一个么。”

  此刻夜色何等美好,杯酒碰撞,灯笼高悬,身边都是短刀,一期喝多了还在和鹤丸他们痛诉挖不到弟弟的苦。

  左拥右抱都是短刀天使们,真是人生赢家,啊哈哈哈。。。 如有一个词可以形容你此刻的状态,必定是小人得志吧。

  “主人。”处在得意状态下的你被退吸引了注意,后者一手扯着你的衣角,一手抱着小老虎,在灯笼映衬下的眼睛泛着水光。

  “啊啊,退啊,什么事。”超可爱,你觉得此刻的你一定笑的像一个狼外婆。

  退只是指了指你的侧面,你沿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看见的却是不远处脸色无喜无悲,目光灼灼盯着你的鲶尾。

  又是这种视线,已经习惯了。

  “鲶尾哥喜欢主上,这种事主上也是知道的吧。”出声的是药研,你笑着撇开头,摸了摸药研的头。

   “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没有结果的事从一开始就逃避比较好。

  比起真的去接受这份感情,果然还是装傻到底的好。

  刀和人,不可能的吧。。。

  “来来来,喝酒喝酒。”

  “什么啊,主人还没成年吧。”

  “啊哈哈。”你笑的敷衍,酒入喉,刺激气管带来的辣,有些疼。
  

  
  
  不会喝酒果然不该喝的,你跌跌撞撞的回到房间,心里怒斥次郎给的酒度数怎么这么高啊。

  果然不该把买酒的任务交给他的。

  夭寿夭寿,没有力气了,头也晕晕的,早点睡吧早点睡吧。

  一头栽倒在床上,撞在什么温热的物体上。

  有什么不对!

  身下有人?!

  警觉的你下意识爬起来,可是酒精带来的后劲到底是让你慢了一拍。身下的人比你快了一步,眼前一花之后你变成了被按在身下的人。

  双手被交叉按在头顶,接着微弱的光,你看见的是你最不想看见的人。

  鲶尾藤四郎。

  危险,此刻的鲶尾绝对是危险的,他的脸上染上了不正常的红晕,明亮的紫眸变得深沉。还有一身的酒味。

  卧槽,你在心里骂出了声。

  “。。。鲶尾?”你小心翼翼的喊他的名字,怕是惊扰了他一般,他这一身霸王硬上弓的气势看着让人害怕。

  快想想有什么办法,怎样都好,现在的情况太危险了。

  “主上。”他突然笑了起来,你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鲶尾要玩游戏的话白天再玩好么,该睡觉了。”你轻声的说,想要让他离开。

  “主上喜欢我么。”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皱了皱眉,有意无意的,鲶尾的禁锢你的手又加大了力度。

  “主上,喜欢我么。” 他又问了一遍。

  “鲶尾,你能先松开么。” 感受到鲶尾越来越用力,你的语气染上了一丝不耐烦。无奈没有力气,反抗不了。

  “唉?捏疼主上了么。”他微微偏了偏头,真的松开了束缚着你的手,然而你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鲶尾就笑着解开了自己的发绳。

  “等等鲶尾,你在干嘛!”

  “嗯?”看着你眼底的惊恐,他有些愉悦的笑开了。“主上看不出来么。”

  你不安分的扭动着身体挣扎,不能继续下去了。必须要逃掉。

  他皱了皱眉按住你,利落的用发绳绑住你的双手,“别动,会很麻烦的。”

  “啊,好了。”末了,鲶尾看着自己的杰作,有些满意,你试着挣扎,手被死死的绑住,真的不能移动分毫。

  “住手,我生气了,鲶尾你要造反啊!”你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的房间要离其他人那么远,不然也不至于自己叫了这么半天也没人察觉。
  

  。。。。。。

  沉默。

  许久鲶尾嗤笑出声:“为什么主上不能好好的面对我的心意呢?”

  “总是逃避。真是让我苦恼啊。”

  “所以,请允许我稍微出格一下吧。”

  像是做过山车突然到了下坡,你的心情也是如此,鲶尾直接吻上你的唇,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咬。带着侵略性,不容拒绝的。

  有什么东西,断掉了。

  理智的最后一根弦断掉了。

  想都没想你抬脚去踢,然后被他按住,膝盖卡在你的腿间,怎么想都更加危险了。

  那个吻移到耳垂,轻轻咬住,你身体颤抖,下意识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鲶尾不安分的手直接探近你的衣服里,肌肤触碰犹如火烧。

  “唔,鲶,鲶尾,住手啊,住。。。”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挣扎也完全没用。

  鲶尾恶劣的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酒的味道和鲶尾的动作让你的脑子越来越晕。

  疯了,都要疯了。

  恍惚间你听见他在你耳边轻声说,

  “请喜欢我吧,主上。”
  
  
 

  
  qiu啥qiu,没了。

评论(41)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