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站

上学低产。
凭兴趣摸鱼,看心情更新
这里沼兽
是个愚蠢的杂食生物

关于我被政府甩锅的事【八】

刀剑乱舞乙女向
人物黑化有
黑暗本丸向注意
可以解释食用愉快
我肝不动了啊肝不动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八】亏待啥也不能亏待自己的胃啊

  大清早叶片上的露水还未干的时候,迟暮被生物钟叫醒,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恍惚。

  窗户被半开,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是谁开的窗?一期一振还是五虎退?迟暮不想纠结。

  只是觉得光线照在身边空空如也的被褥上,白的有些刺眼。

  走掉了啊,迟暮这么拍了拍被子,在阳光下扬起微小的尘末。没有心思继续睡下去了,以往这个时候她会去训练场,找人手合或是和朋友们聊天,然后去吃早饭。

  对了,早饭。迟暮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昨天忙了大半天什么也没吃,“饿了。”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掀开被子起床打理好自己便准备下楼。

  转过楼梯的时候迟暮回头看了一眼走廊尽头被锁上的房间,阳光照不过去,即使在白天看也叫人心里发怵。

  还是很好奇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说起来这个本丸的上一个审神者还是自己前辈呢,明明记忆中还是个比较温和的人。

  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么?

  听起来有些可笑。

  一路径直去到大厅,刀剑们大多都在,碗筷碰撞的声音,嬉闹声,混合着早餐的香气,莫名很和谐的气氛,看着有些假。

  迟暮到达大厅,没有人去看她,像在刻意无视她。也没人为她准备早餐,迟暮大概明白他们的用意,只是小声嘟囔了一句真幼稚。

  无视也好,无视也好,她看了一眼他们的早餐,只有稀的可怜的粥以及白水煮的面。

  还真是清淡啊。。。迟暮想起自己在政府的日子,虽说不是顿顿大鱼大肉,但比起他们要好的太多,突然感觉他们的生活很清苦是怎么回事。

  
  
  
  总之先去厨房看看 ,迟暮想着先去自己找点吃的。

  刚打开门还没走进去,迟暮猛的一抽腰间的刀,刀剑碰撞声响起。震的人发晕。

  面无表情的看着偷袭自己的鹤丸,对方收回本体也笑嘻嘻的看着她。

  “吓到了吗。”

  迟暮把刀收回腰间,无视鹤丸直接进了厨房。

  “生气了?”鹤丸带着戏虐的笑在迟暮身边绕来绕去,想要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可惜迟暮压根不看他 。

  “开个玩笑而已嘛。”

  哦,那您这个玩笑开的真好,力道大的是想要活劈了我吧。

  “大不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做什么,生气就不好玩了啊。”

  那我让你跳刀解池你去不去?

  不理会他继续在身边跌跌不休的说话和无理取闹,迟暮在厨房里面转了一圈,看见的是以及见底的米缸,和大概可以数的清的面条,除此之外,可能整个厨房看起来能吃的就是小强了。

  “鹤丸。”

  “嗯?我在。” 打断鹤丸在一边无意义的说话,迟暮用略带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你们这。。。真是清苦啊,还有吃的么?我饿了。”

  “哦,以前的主人是会买食材回来的,”鹤丸无所谓的将双手枕在脑后,“但是自从她说我们只是工具吃不吃无所谓之后,就没买了。今天估计就是最后一顿了。”

  “不过也没事,我们不吃也行,反正嘛,饿不死的。”

  “不行!”

  “额?”诧异于对方突然抬高的音量,鹤丸看着这个新主上突然一脸大义凛然,眼里闪着诡异的光, 鹤丸觉得自己可能是出现幻觉了。

  这食物至上的光辉是怎么回事。

  “亏待啥也不能亏待自己的胃啊!”

  这么严肃的说出这句话真的是。。。。。。鹤丸想了想,一时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你刚才说我让你干啥你就干啥是吧。”那双眼睛里所散发的森森的光令鹤丸打了个寒颤。

  “所以主上你打算?”

  “走,去万屋。”迟暮一拍大腿拉着鹤丸就往外跑。

  “等等,主上,不,现在就去啊,你等等,让我和一期他们说一声,等等!!”
  

  可惜的是迟暮此刻心中只有食物,无视鹤丸的哀嚎拉着他一路出了本丸。

  【恭喜玩家迟暮获得拎包鹤一只。】
  
  
  
  烛台切光忠对于新的主上一直抱有成见,一是对人类的不信任,而是她也是政府的人。

  本丸的食材少的可怜,早餐这件事也不是他故意少了审神者那一份,但是比起素不相识的人来说,本丸的大家在他心中自然是第一位。

  反正我也没有必须要给她做饭这个义务,光忠是这么想的。

  然后他在去厨房的路上看见了采购回来的鹤丸和迟暮。

  鹤丸身上能用的地方几乎都用了,要不是怕鹤丸头顶不稳,估计鹤丸的头上还会顶两袋米

  
  两人大包小包的拎了十几包,还没等光忠说话,迟暮已经开始将东西搬到厨房。

  “这个是肉类食品。”

  “这些是大米面条。”

  “这些是水果蔬菜。”

  “这些是一些小零食。”

  “这些是茶叶和酒。”

  “这些是罐头。”

  “这些是给短刀们的糖果。”

  “还有这些。。。。。。”

  光忠看着忙碌的迟暮,似乎隐隐看见对方身后一条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尾巴晃啊晃的,他一时间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对待,他看向身上挂满食材的鹤丸,后者翻了个白眼无奈耸肩。 大概是在说:

  “我也被吓到了,这个人谈到吃就和变了个人似的。 ”

  光忠挑了跳眉,挤眼:“哦我知道,这大概就是人类所说的吃货。”

  
  “好了,大概就这样,其余的就交给光忠你了。”拍了拍手,迟暮有些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战果,扭头看见 和鹤丸眉来眼去的光忠。

  “光忠你眼睛不舒服么?”

  光忠:“不。。。”

  “哦,那就好我走了。”,说完了扛起一箱泡面就准备离开。

  “主。。。” 光忠突然出声叫住了她

  “嗯?”

  他轻咳了一声,才开口:“主您这是打算做什么。”

  “嗯?看不出来么?”迟暮晃了晃肩上的泡面,“以后吃东西我就在房间里解决了。”

  “其实。。。”其实您可以下来一起吃,结果光忠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说出口,看着她越走越远。

  真是个令人伤脑筋的存在。

  “喂喂,我说你不会就这样被感化了吧。”身后传来鹤丸略带嘲笑的声音,白色的付丧神嘴角带笑恶劣至极。

  “怎么会。” 光忠嗤笑出声,拿着食材开始一件一件分类放好。

  “只是有些惊讶而已。”

  和鹤丸一样的,是眼底沉着的,浓稠至极的血腥气。
  
  
   带着一箱泡面的迟暮来到房间的时候,门是打开的。

  光线充足。

  桌上的白粥尚且温热。

  是谁来过自己的房间了?迟暮疑惑的随手把泡面放在一边看着桌上的粥。

  比起今早刀剑们喝的还要稍微黏稠一些,看起来比他们的好一点。

  奇了怪了,谁送的?退?光忠? 除了这两个人迟暮也想不到其他的了。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不管怎么说。。。迟暮欣慰的笑了笑,这算不算和他们的关系有所进展呢?

  至少不会随便被杀了吧。

  但是这粥真是清淡的一逼啊,我才不要吃这么清淡的粥啊!
 

  
  纠结桌上白米粥的迟暮并没有发现,门外蓝色的衣角,一闪而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那啥,400粉我们就不搞点文了,再肝我是要死
  

评论(47)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