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底之兽~债务中生存

这里沼兽
主混刀剑,凹凸
是个愚蠢的生物
是个话废
上学低产

关于我被政府甩锅的事【七】

乙女向避雷
黑暗本丸向
人物黑化有
前期大家一起黑
可以接受食用愉快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七】宛若开启人生的新篇章

  “退。。?” 偷偷藏起了用来防身的短刀,面前只穿浴衣的纤细少年的出现让迟暮有些意外。

  五虎退走进来顺便带上了门,站在她面前,虽然是怯生生的表情迟暮却看见那双血红色眼里的笑意。

  心里咯噔一声大叫不好,要坏事,妈的真是刺激啊。这种不得了的发展。

  看着对方胸襟半开的衣服,迟暮咽了咽口水,下意识把身子向后挪了挪,要是现在冲出去喊人,招来了一期一振,那么对方是带走五虎退还是砍她呢。

  怎么想都是先带走五虎退再砍她啊!

  “主人。”对方软软的开口,迟暮只觉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月光下五虎退的身形美好得就像是童话里的妖精,镀着一层温柔月光,血色的眼睛比月光还要亮,然后迟暮听见他说:“我想和您一起睡”

  嗯?

  嗯!

  迟暮的大脑有些卡机,“不你等等。”她有些头疼的扶了扶额头,确定自己刚才听的是‘我想和您一起睡’而不是‘我想和您打一架’。

  我也没开寝当番啊,莫不成是上一个开了他们还是照旧进行?

  就算是寝当番也不能让短刀来啊。

  是他疯了还是自己疯了,要不就是一期疯了,大半夜自己弟弟往审神者房间里跑他不管?!

  “可以么?”退蹲下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迟暮,一支纤细地手扯住迟暮的袖边,只见五虎退的眼里泛着一层水雾,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来,迟暮的心里不由得一软。

  妈的老娘对这种情况没有抵抗力啊。

  扒拉了一下五虎退拉着自己袖子的手,扯不开,迟暮放弃挣扎换用知心大姐姐的语气轻声细语的和他说:“先不说为什么要和我睡,你一期哥同意么。”

  “当然同意了啊。”后者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至于和您一起睡的理由当然是为了监视您啊。”

  哦那我谢谢你啊,你们粟田口的刀都这么耿直我还真是感动啊。迟暮突然觉得心中无爱了。

  “是我要求一期哥将这个任务交给我的。”

  “因为想要和主人在一起试试看,所以小老虎们也没带,怕打扰到和主上的相处。”

  迟暮无力的捂脸,少年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不得了的发言么,吓得我差点以为要进入什么极限制的剧情了。

  不过迟暮也是知道的,她要是敢对短刀下手,一期估计可以瞬间不知道从哪冲进来砍爆她,机动宛若180,一期啊一期,你还真敢放你弟过来,你的良心一定是和你的节操一起炸了吧。

  “退我。。。”是想要拒绝的,可是在触及对方可怜兮兮的眼神前迟暮放弃抵抗,叹了口气,起身“我去拿被子。”
  

  
  夜晚是个是个很神秘的时间,很多事都发生在这个时候,夜晚是个培养感情的好时间。

  在那之前房间里一种名为尴尬的气氛在蔓延。

  是个令人遐想的时间。特别是身边躺了个异性。

  虽然只是小孩子的样子,但如果按年龄来算,迟暮知道自己叫他爷爷都算把他叫年轻的了。

  “退不怕人么?”感受到手臂被人抱住,迟暮打破了沉默,怕对方误会,又补上,“嗯。。。我是说,嗯。。。我以前见过的退都比较内向害羞。。。”

  付丧神的体温并没有人的温暖,五虎退的胸口贴着迟暮的手臂,微凉的触感传给迟暮。

  “不怕。”退笑了笑,搂的更紧了,不给迟暮挣扎的余地。

  “人一点也不可怕。”虽然说着那样的话,可语气听着却有些落寞。“但是人心很可怕。”

  “人的心为什么会是多变的呢。” 退微微抬头看着她,那样的眼神让迟暮有些害怕,就像要被拉下泥潭无法逃脱的感觉。

  “明明说着爱我们,却伤害我们。”

  ”是我们的错么,让她失望,让她生气。。。”

  “我们明明。。。很努力了啊。我明明,有在好好变强。”

  “伤害别人是很快乐的事么,完全无法理解啊。”

  啊。。。迟暮犹豫了一会,还是翻过身,将五虎退拥进怀里。

  虽然演技拙劣,就当是安慰小孩子了,迟暮这么想 。

  至少你也的确真实感受到了痛苦。

  “伤害别人一点也不快乐,也不是什么正确的事。”

  “不是你们的错,你们已经够强了,大家是,退也是。”

  迟暮抽出拥着五虎退的那只手,伸到他的面前:“我们来做一个约定好不好,我永远不会做伤害你们的事,来拉钩。”

  没说出口的是,前提是你们不会做点什么。

  五虎退愣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手指传递来了温暖,五虎退看见迟暮的嘴一张一合,感觉有些不真实。

  没有在意对方到底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就像一个梦,不想让人脱身。

  果然是个温暖的人啊。

  虽然一开始是抱着试探的心才说的那些话,可是听见回答后果然还是被触动了。

  人类是很温暖也很多变的生物,如果您也变的话,那么。。。我可能会杀掉您的。

  在那之前,可以向您索求温暖的吧。

  
  “啊,那个。”

  “嗯?”反应过来的五虎退看着迟暮。

  “退。。。为什么不怕我?”

  “因为主人是个温柔的人。”

  “哈?”

  “是的呢,”像小老虎一样蹭了蹭迟暮,孩童摸样的付丧神神情乖巧“我感受的到,因为主人不会生气,所以我很喜欢主人。”

  喂喂,有点草率啊,迟暮在心里吐槽,我并不算一个好脾气的人,你这么说我会很内疚的啊。

  
  迟暮看着眼前的退,突然就生出了一种想要拯救他们的感觉,哪怕知道此刻的退多半言语里带着欺骗的意味。
  

  让他们得到净化,变回以前快乐的样子就好了,但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啊。

  路还远得很呢,而自己还没有出发,畏畏缩缩的不敢前行,生怕走错一步就全功尽弃。

  迟暮在心里默默念着,色即是空啊色即是空。

  不能被迷惑了啊。

  所以她只是摸了摸退的头,说:“睡觉吧,很晚了。”
  

  
  没有办法给太多承诺,人若是披挂得太多,便很难承其重了,不管是未来要面对的,还是已经过去了的痛苦,都会压在肩上。
  
  压的心脏钝痛。
  
  半夜被梦惊醒的迟暮借着月光看见五虎退那稚嫩的脸上,放松了的神情原来也是那般纯良,隐隐的勾起嘴角。

  一定是个好梦吧。

  这么看真的就是一个想要让人疼爱的孩子。

  一期一振或是其他的刀剑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么。

  这样放下防备的,真心流露的笑意。

  如果会的话,还真想看看啊。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来啊,嫖短刀啊,一期来砍我啊!

评论(10)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