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底之兽~债务中生存

这里沼兽
主混刀剑,凹凸
是个愚蠢的生物
是个话废
上学低产

关于我被政府甩了锅的事【三】

乙女向避雷
黑暗本丸
ooc有
文笔成迷
私设有
可以接受食用愉快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三】这是个不算交易的交易

  “政府的人,不可信。”听到一期说这句话的时候迟暮疑惑的歪了歪头。

  “那我最多算个被政府强行拿来跑腿背锅的,不算他们的人。” 【面无表情】

  “呵呵。。。”一期一振低低的笑出声,那张保持着优雅姿态的脸上露出一丝恨意“你可知道,最初的审神者,就是政府的人。”
  

  但是迟暮只是挑了挑眉,没有过多的表示:“大哥我觉得你不要把我上一个比好么。而且上一个不是已经被你们杀了么。”

  “我是真来好好当审神者的,会好好待你们的。”

  一期闭上了眼,第一次降生于这个世界的时候,睁开眼看见自己主上的时候,又何尝不是满心欢喜希望为此尽忠。

  希望能好好相处,希望能和家人快乐的生活下去,可是亲手给予身为刀剑的他们幸福的是人类,亲手毁掉的也是人类。

  说着想要好好成为优秀审神者的是她,最后带着疯狂笑意折磨他们的也是她。

  说到底,也不过是虚假的骗局啊。

  因为,我们只是工具啊。

  见一期不做答,迟暮叹了口气,继续说“你不为自己想着也要为你的弟弟们想想吧,若是杀了我,加上你们已经杀掉的上一个审神者,政府是不会罢休的,到时候要是派执法者清除这个本丸的话,会发生什么你知道的吧。”

  一期一振当然知道,清除暗堕本丸,碎掉暗堕刀剑,执法者向来铁面无私,以超乎想象的武力著称,自己碎掉无所谓,可是弟弟们。。。

  一期一振终是妥协了“你想怎么样?成为我们的主上么?”

  “当然,我们来做个交易。”迟暮心情有些愉快,卧槽终于能好好说话了。“我成为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我可以为你们提供灵力,帮受伤刀剑手入,而我所要的。。。”

  她顿了顿,蹲下来与他对视,一手指着自己,笑的有些无奈:“就求个收留吧啊哈哈哈。”

  仅仅只是这么简单么。。。一期一振有些不敢相信,看着少女纯粹的笑意,纯粹让他下意识扭头不与她对视。

  不对,人类是那么自私虚伪,说不定,这也是装出来的。

  人是会变的,所以一期不愿意轻易交付信任。

  但是目前的形式,也只能听她所说了。

  “可以。”

  “嗯,好。”迟暮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有些酸涩的脚踝,“那等会让受伤的刀剑去手入室等我。我先去我的房间放个行李。别担心,药效不过几分钟。”

  嗯。。。认真思考了一下自己并不知道,房间在哪,迟暮又蹲下来,掏出一瓶不知名的药,随手抹在肩膀上的伤口上,血慢慢的止住了“算了,我还是等你药效过去算了。”

  一期:“。。。。。。”
  
  
  一期一振感到力量终于又重新开始恢复了。 他起身看见地上的时候看见刚才打斗时掉下来的几张泛黄的符纸。好奇的捡起,出声询问“主...这是?”

  “哦哦,居然掉了啊。”迟暮从一期一振手里拿过,大大咧咧地塞入腰间的包里一边解释:“这是执法者的召集符,紧急时通知同伴用的。”

  一期一振突然愣住了,执法者的召集符,这么说,这个新的主上。。。

  后者仿佛知道他的心声,朗爽的回答:“啊,是啊,我是执法者呢。”

  一期一振感觉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既然如此,为什么刚才不使用?”

  “没必要,如果用了,就只有与你们兵戎相见一条路可以选了,都说了,我是来当审神者的不是来清理门户的呀。”

  但是迟暮不会说,如果碎掉他们,她也会觉得很无趣。

  “是么。。。”低低的自语,心脏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一期一振很快恢复常态。

  “我会和他们解释清楚的,主上请到二楼右边尽头的空房间休息,等会我会通知主上。”恭敬谦和的态度和语气,迟暮松了口气,很好,终于沟通完了。

  “辛苦了。”礼节性的敷衍语气,然后迟暮头也不会的走掉了。

  啊啊,累死啦,回头要让狐之助给自己涨工资。

  这么想着,一路走出大厅,果然看见短刀们站在走廊上。

  在看见来人的那一刻,原本热闹讨论着什么的短刀们安静了下来。

  少女平安出来,短刀们有些迟疑不定,没有离开也没有贸然上前。

  迟暮看着站在最前的药研藤四郎和乱藤四郎,歪头,笑,“下午好啊。各位。”

  药研:“。。。。。。”

  乱:“。。。。。。”

  
  “总之,各位,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审神者啦。”不在意没人回答,迟暮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

  短刀们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所以是,没能杀掉么。

  药研看了看审神者肩膀上的伤口,虽然已经止住了血,但可以看出这个伤口并不小,但在遭受几十把刀剑的围攻,只受了这点伤,这一定是个非常强大的人吧。那么目前还是不要贸然冲突的好。

  “那还请今后多多关照了啊大将,弟弟们也拜托了。”药研收回本体,伸手与迟暮微笑的握手。

  其它刀见状,大致也明白了当前的状况,配合的收回了本体,友好的与迟暮交谈了起来。

  迟暮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是不说破,也只是一一回应着。

  啊,虽然是假意的问候,但至少事情没有太糟糕。
 
  “您也累了吧,我送您回房间吧,顺便我可以帮您好好包扎一下伤口。”药研提出建议。

  “不不不,我自己能处理。”

  本能的觉得危险。 药研的笑意更加的深。

  “是么,那就请大将好好休息了。”没有继续下去,药研轻易的放过了迟暮,短刀们让开一条道,迟暮点了点头就从他们中间穿过。

  “啊,对了,等会你们受了伤的记得去手入室。”

  偏头的时候正看见短刀群中的五虎退,那个孩子此刻血红的眼中满是狡猾的笑意,迟暮突然愣住,她看见他用口型一字一句的说着。

  小看您了。

  
  
  
  
  
  
  
  
  
  
  
  
  
  迟暮内心:唉等等?退酱你的人设是不是不太对。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那啥。。。
和你们商量个事,
嗯。。。就是我要补课嘛。。。要补到8月6号
昂。。。手机要交了所以我要消失一段时间
点文什么的也只能回来再写了。。。

总之我回来会更的多一些的,求各位大爷们别打我

好了就这样,反驳无效。

顺便一说,这里面的前任审神者也是执法者,是迟暮的前辈,是个坑啊。。。

评论(18)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