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站

上学低产。
凭兴趣摸鱼,看心情更新
这里沼兽
是个愚蠢的杂食生物

人形囚笼⑧

乙女向避雷
越到后期越冷淡啊。。。
ooc有
私设有

【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想画画以至于写文频率变低了】

总之,食用愉快。
【自暴自弃】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本丸的日子变得无聊起来了,我现在的日常变成了嫖短刀,被一期追着砍,没事去调戏一下鹤丸三日月,然后去拆厨房,剪歌仙的花,乱翻安定的冲田海报。

  活的一天比一天欢脱,本丸似乎又变回了最初的本丸,可我只是为了找存在而已,这样会让我感觉我是真实的。

  我做了一件不听话的事。

  我停止了用药。

  每次睡前堀川或者其它刀剑为我送来药,我会乖乖的当着他们的面一滴不剩得喝完,然后在他们把碗放回厨房的这一小段时间里想尽一切办法吐掉。

  我装作越来越好的样子让他们以为我真的在好好喝药。

  洗澡什么的问题我不会再提,因为我知道没必要,我无法确定自己到底还是不是个人类。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将近半个月,没什么异常的,只是我依旧不能停药,不能拆绷带。

  本丸的午后依旧是安宁的让人生倦,我坐在走廊上,手边放着茶和点心。 偶尔抬头望着遮拦打下的细碎光影,突然有点想让时间就此停止。

  短刀们在不远处的池塘边嬉笑打闹,笑容在阳光下好看的未免太耀眼。我抱着膝盖愣愣的望着出神。

  “主上不去和他们一起玩?”我回过神,看见安定自然的坐在我身边,我挑了挑眉。

  “唉?我还以为你会直接为了冲田海报的事来怼我。 ”

  安定沉默了两秒,突然露出了大魔王的笑容,一支手抵在我身后的柱子上:“啊,说的也是呢。主上打算用什么来偿还自己的错呢。不如...... ”

  他的声音突然压低,慢慢靠近在我耳畔边,气息吐在耳朵上有些酥麻的感觉,他用诱惑至极的声音倾吐着:

  “用身体?”

  虽然知道安定多是抱着和平时一样捉弄我的心态,然而我还是没出息的被撩到了。

  妈哒安定你要死。

  推开安定假装镇定咳嗽起身想要脱离这尴尬的气氛,然后,腿软没能站立的我又猛的扑进了安定的怀中。

  完了,丢脸丢大了。

  安定恶劣的收紧了手臂,把头埋进我的颈间,“啊,小猫咪还真是热情啊。”

  “卧槽安定你给老子放开。”我再次挣扎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腿没有任何知觉。

  似乎有些不对劲。

  安定的手又用力收紧了几分,我还没骂出声,他却在我耳边开口,语气轻的让我害怕。在我听见他所讲的内容,愣住没有再动 ,他说:

  “主上你啊,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么。”

  咦?。。。。。。

  反应过来的我拉开我的脸与他的脸的距离,虽然他的手仍放在我的腰上。

  我清楚的看见他的笑容,他的眼神,深沉的看不见一丝光,看我的眼神悲哀得如同在看死人。

  恐惧...

  “哈哈,开玩笑的,主上似乎脚扭伤了,我送主上回房间吧。”没等我开口他已经先打破了沉默,直接抱起我就向我的房间走去。

  把我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趁着我茫然的期间,他抵着我的额头,低语:

  “主上想做什么就尽管去做好了,我们..可是您的刀剑啊。无论如何...我们都会陪你到最后。”

   他拉了拉我的袖子,替我盖住手腕,然后就走掉了。

  我好奇的去拉袖子,看见的是手臂上从绷带里延伸出来的紫红色的斑块,像极了某种叫做尸斑的东西。

  脑海深处被埋藏了很深很深的东西隐隐骚动快要复苏。

  “原来你都知道。。。”我喃喃自语。
  
  
  
  安定走后的不久堀川就来了,大概是从安定口中得知什么我脚扭伤的事,他带着平常的温和笑意,看见我的时候却愣住了。

  大概是我此刻的样子过于无神吓到了他,他站在门口看着我却没有进来。

  “主上?”他试探的开口,我没有应他,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我是很喜欢阳光的,因为格外的温暖,但现在不管是堀川的影子还是阳光的影子都在我的前方断开了,仿佛触手可得却又无法触碰。

  许久,我抬手扯出一个绝望微笑,把手臂上紫红色斑块暴露在堀川面前:

  “堀川,我...到底是什么?”

  我歪着头。

  “你看见的我又是什么样的?”

  人类?

  还是恶鬼?

  堀川温柔的拥我入怀,用像平常一样的语气安慰着我:

  “别怕,别怕,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看啊,虽然这么说着,可是,你为什么在颤抖呢?

  我用力的回抱住了堀川,把头埋在他的胸口突然无声的哭着。

  可惜,我已经没有称之为眼泪的东西可以流出来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消失一会,考试之后再碰手机,我们5号考试来着-_-

评论(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