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底之兽~墙头不倒

这里沼兽
沉迷凹凸,刀剑,是个话废,只会啊哈哈哈哈哈
是个很蠢的生物
是个文手【大概】

关于我被政府甩锅的事【漫画番外】政府的走狗

p3那个是执法者面具,也是狐之助在提醒迟暮自己的立场

“负责毁掉暗堕刀剑的你居然也会同情他们。”

p4狐之助人形私设

没什么意义的番外看着好玩就好

不知道下一次更新是什么时候

上次的挑战,过50了,嗯。。。

p2手绘工具【并不专业】

p3黑历史【现在看我有一点蛋痛】

p4.5是第一次指绘作画过程【我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我没有我不是。。。】

p6草稿【指绘】
p7作画环境
p8爪子
p9.10日常打扮,大概偏中性的穿着,裙子我是死也不会穿去学校的,运动主要是篮球【虽然并不专业】,现实世界那边平时行为宛若智障。

如果你觉得我的日常穿着好看,那一定是我画风给你的错觉

板用不了了所以只能用指绘和手绘了。

很久以前和现在。
接上次的刀,我也不知道我在画啥。
私设长大后的迟年是23岁
一个可以开车的年纪【不我没说】

就当练习吧。。。啊~,真是咸鱼的不忍直视。

关于我被政府甩锅的事【十七】

乙女向避雷
黑暗本丸注意
私设有
人物黑化有
可以接受食用愉快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十七】来自拆迁办的执法者

  “124?不太明白您在说什么。”一期一振歪了歪头,话说出口先迷茫的反而是对面的少女。

  “你们主上没和你们说么?” 少女踩着鹤丸的脚稍有松动。

  “吾名为壬生,执法者代号121号,124号,就是你们主上迟。。。”

  “闭嘴!”

  被打断,所有人循声望去,是皱紧了眉头的迟暮,身边跟着鲶尾。

  差点被暴露了名字,果然神经大条的人真可怕,迟暮按了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

  名字暴露的后果她是知道的,被神隐,被囚禁,亦或丢掉性命。。。不管哪个都非常糟糕。

  “主上,她刚才说的,是您的名字么。”对于特殊少女名字并不感兴趣,鲶尾看着迟暮,想要从她的表情里看出些什么,话语里带了些挑衅。

  然后迟暮冷冷的瞪了鲶尾一眼,头也不回的径直向那边的少女走去。

  “好可惜。。。”鲶尾在心里嘀咕。

  “呀,吾友。许久未见。”壬生笑容明艳至极,迟暮黑着脸走进,猛的一揪她的衣领。

  “你什么时候改行去拆迁部了我怎么不知道?”迟暮指了指身后被强拆掉的大门和墙壁,放眼望去可以看见一直延伸的清幽小道,没入竹林,树影婆娑。。。

  “哎呀,这种事吾稍后和你谈,不如先进屋去?”

  一期看的甚是不明所以,前一秒气焰嚣张,作势要移平本丸的奇怪少女此刻被自家主上拎着领子,看起来人畜无害。

  自报大名。。。这个人脑袋一定有问题。。。这是在场所有刀剑的想法。

  但是打不过是真。

  迟暮懊恼的叹了口气,松开她的衣领,“那就去屋里谈,”末了,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鹤丸呢?”

  “你踩到我的手了主上。。。”弱弱的声音从迟暮脚下响起,她一惊猛的抬脚一看。

  这件白衣服,怕是又要烦歌仙洗了。。。

   【鹤丸:所以你关心的是衣服么?!】
  
  

  
  
  壬生被迟暮领着去房间的时候一路上好奇的左顾右盼,身后跟着鹤丸一期等一众刀剑,看起来像在押送。

  可她一点也不放在眼里,无视一期去挑逗五虎退手里的老虎,被老虎呲牙警告,她也学着呲牙咧嘴的嗷回去。

   “多大的人了,幼不幼稚。”迟暮无奈的扶额。

  “好玩嘛。”壬生嘿嘿一笑,又转过身继续走。

  又是好玩。。。迟暮没说话,壬生活在世上的理由荒谬的可怕,一时的善心是因为好玩,当执法者是因为好玩,杀人也是因为好玩。

  
  “恕我多言。”一期一振欲言又止的好久终于开口,“主上您的这位朋友,并不是人类吧。”

  
  “怎么?审神者里面还有妖鬼呢,不准执法者里有?”壬生抢先一步开口,笑容又恢复之前的刻薄,一期微微低头,语气恭敬。

  “不,我并没有异议。”

  壬生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好了,你们自己去玩吧,我和她有事要谈。”到了房间门口,刀剑们应声退下。

  “唉!那个谁!”一期应声回头,壬生突然抓住他的手,眉眼弯弯。

  不等一期回神,又松开手,含糊的说着真是把好刀向房里走去,留下不明所以的一期一振。

  真是个奇怪的人,一期一振并没有多想什么,转身跟上其它刀剑,并没有看见回头看他的壬生眼里幽光闪烁。

  
  
  关门,迟暮随手在门上贴上隔音用的符。

  “哟,不信任他们啊,咱还以为你们关系很好。”壬生出声,说不上嘲笑还是讽刺,盘着腿坐姿随意,历然一幅主人家的样子。

  “很开心你不用那种恶心的语气说话了。”迟暮用同样恶劣的态度回应。

  “是自己人就不用这么拘束啦。”壬生笑笑,随意趴在桌上,风姿妖娆,体态柔软,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呐,咱说,再不救就只能碎掉了呀。”

  “谁?”

  “一期一振啦一期一振。”

  ”手臂摸上去凹凸不平的,感觉像是想要长出来的骨刺,却被身体的主人极力压抑的样子。哇塞,看样子快要完全暗堕啦,等骨刺长出来就没救啦!”

   “我也知道啊。又不止我一个人想救,该做什么我完全不知道啊。”迟暮坐在她对面,看着桌面,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眉头突然传来轻微的触感,抬头看见一脸认真的壬生,隔着桌子想要揉平她眉间的川字。

  “这可不像你会露出来的表情啊。”

  “啊啊,是啊,走开啦走开啦。”撇开脸,心情复杂,对方讪讪的收回了手。
  

   “被动摇了啊,哈哈,居然被动摇了。”

  “居然对着器物犹豫要不要举刀了啊,吾友,你真是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壬生不明意味的笑着,嘴角上调,用了迟暮最讨厌的语气,带着怜悯,带着嘲讽。

  “你真是和教官越来越像了。”迟暮稍微嫌恶的看了她一眼。明艳动人的脸配上那样的表情,让人讨厌不起来。

  “哎呀,咱还是太年轻了嘛,人类的感情还是需要学习学习的。”

  “两百多岁的老女人了还好意思说年轻?”

  “那又怎样?”壬生毫不在意的偏头,“别人看见咱,只会说哇,这女孩真可爱,而且就妖鬼的年龄来说,咱的确算年轻的啦。”

  壬生无趣的撇了撇嘴,大拇指的指腹轻轻拂过木桌上的细密纹理,“教练才算是老女人吧,都快四十的人了。而且还是个失去手臂的植物人。”

  迟暮心里微微动了动,记忆里那个挥舞着薙刀的女人也许再也无法睁眼了,她也许正躺在医院某张洁白的床上,床头也许会放着花瓶,每天会有两个人定时换上新鲜的花,教练不会睁眼所以也没法斥责怎么少了个人,也没法揪着迟暮的衣领子说你真是让人失望至极。

  教练已经快四十啦,她是个老女人啦。

  
  “怎么?想起教练你伤心了?”壬生嘲笑她。
  
  “你不也是。”
  
  沉默。。。 室内突然安静了下来,静的可以听见外面树叶间的窃窃私语,风吹过,哗哗作响。

  许久,壬生叹了口气,“习惯啦习惯,现在是教官,以后是你和43号,反正咱身边死掉的人已经够多啦。”

  “早知道当初就不捡你这个小野种扔政府啦,这样咱就还是咱的山大王,你也许会被山间的野兽咬死吃掉,尸骨无存,教练也不会这么倒霉遇到咱们。。。也不会多出来咱们几个不孝学生。”

  壬生微微张开双臂,像在拥抱什么,又像在吟诗。她在笑,可眉宇间刻着悲哀。

  “你的弓箭落灰啦,因为教练没法天天替你擦拭啦,你的照片也泛黄啦,因为过的太久你没回去,教练没法给你拍新的啦,半途而废跑去学医的你,教练也骂不到了,还有啊。。。”

  “你烦不烦?!”迟暮大声打断她,心里乱糟糟的,“我和你谈的是怎么救他们还有你带来的政府任务,没空和你拉家常!”

  那些并不美好的回忆,扯着迟暮的神经,一抽一抽的,生疼。

  人就是这样,谈及自身的伤痛,往往很容易像只炸毛的猫,生硬的转移话题,虚张声势的想要求一份心安理得,不过是在骗自己,掩耳盗铃罢了。

  “别生气嘛,生气可是会长皱纹的。”

  啊啊,漫不经心的态度,自以为是的嘴脸,轻易的剥开别人的伤疤,又满不在乎的说着没什么。

  所以我才讨厌你啊。

  迟暮咬了咬下嘴唇。

  漫不经心的话里却全是悲哀,用自以为是的态度掩盖自己的真实感情。
  
  所以我才讨厌你啊。
  
  虚伪的妖哟
  
  

  
   “可咱既然捡了你,就要对你负责,你是咱的朋友,咱当然要罩着你嘛”
  
  “最后问一句,你到底想不想做这个审神者了,不想做了咱现在就出去碎了那些刀带你回家,反正政府的人也拿咱没法嘛。”
  
  

  “但你要是想做。” 壬生原本锐利的语气变得有些柔和。
  
  “我就帮你一起想办法,替你收拾他们,让他们乖乖听你的话,不敢欺负你。”
  
  迟暮把头埋在膝盖里,埋得很深,良久抬头,苦笑,“当然做,半途而废的事一件就够了,不然教练会失望的。”
  
   他们也会失望的,迟暮在心里没说出来。
  
  壬生笑意变得欣慰起来,总归是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了,她起身向门口走去,“那就这么说定了,任务的话,明早我来接你,等一切都结束了,咱们就一起去找狐之助算账。”

  “到时候咱负责拔毛剥皮,你负责生火烧烤。”

  她一拉门,趴在门上偷听的鹤丸和鲶尾一个不稳险些撞进房间里,虽然有隔音符他们啥也没听见。

  “小鬼,还敢偷听!”壬生怒。

  “打住,我觉得我应该比你大!”鹤丸及时转移话题。

  “那又怎样,吾比你大,吾就是你祖宗。”她用手摁在鹤丸头上,用力抓了两下,把鹤丸的白毛抓的乱糟糟,咯咯笑着走远 。

  鹤丸一边嘀咕真是个可怕的女人一边去看鲶尾,看见鲶尾正看着房间内出神。

  他好奇的凑过去看。

  屋内少女嘴角微微带笑,如樱花一般温和。
  
  

  
  
  
  鹤丸:主上就这么让那个人走了么。。。。
  鲶尾:本丸墙和门怎么办。。。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多更了一些。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系列~

狂立flag的一章,感觉壬生要被flag插成筛子了。

这么立flag的角色。。。多半会死
【不不不我什么也没说】

晚安各位~


很久以后我们都变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却形同陌路。

审神者任命时间到了离开本丸后,刀剑们有了新的主上,很多年后街头偶遇,连招呼都没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私设迟年长大后的样子

搞完了,我爱草稿

诸君,上课了。。。

给阿狗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的,梗也来自阿狗。
每次鹤丸壁咚婶都会被当作想和和婶玩英雄游戏。
以及,阿狗和她家春日一样可爱啊啊啊!!!
最后一p的时候电脑拿去修了所以是手绘,求不要嫌弃抱歉~



我家电脑被拿去修了,玩命蓝屏自动关机卡顿,图也保存不起我只能靠手机拍【简直想砸了它,第三p我肝了三遍】

我还是画了贺图。。。
其实是给基友和自己肝情头的时候脑子一抽画成了鲶尾和自己婶迟年。
给他们换了衣服,嗯。。。
p2不完全上色注意。
电脑抽了没办法保存图所以以后可能不能上全色了

那个,你们可不可以夸夸我进步了让我膨胀一下啊【不要脸】

以及,中秋快乐~

刀剑男士们变成了月兔

乙女向避雷
中秋节段子
ooc有
可以接受食用愉快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鲶尾藤四郎】

  你不解的看着鲶尾莫名多出来的一对兔耳,忍不住噗的笑出声。

  “真好啊,今天是中秋节,鲶尾你变成月兔啦。”

  “真可爱。”

  闻言鲶尾开心的笑了笑,拥住了你。他的声音在你耳边低低的响起。

  “那主上就是我的嫦娥好了,你说的,月兔和嫦娥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
  

  
  
  
  
  【骨喰藤四郎】

  一脸禁欲样的骨喰配上一对兔耳,会变得让人很想蹂躏。

  你小心翼翼伸手想去摸他的耳朵,又有些不确定的去观察他的表情。

  会讨厌触碰么?

  你有些忐忑不安。

  清冷表情的少年看了犹豫的你一会,叹了口气将头埋进你的颈肩。

  “摸吧,如果是你的话。”

  
  
  
  

   【大和守安定】

  “哇,安定这个样子一下子就变得好纯良的样子了。”你兴奋的揉捏这他的兔耳,不顾他有些苦恼的表情。

  “纯良的月兔安定啊哈哈。”还没笑完,眼前一花,等反应过来,已经被安定压在身下。

  “别指望我长了兔耳就变的纯良啊,主上。”语气危险。
  
  
  
  
  【烛台切光忠】

  “光忠做的月饼真好吃。”你一边吃着光忠为你准备的水果月饼一边摸了摸低着头的他的兔耳。

  甜而不腻。

  “就像月兔一样啊光忠。”你咯咯的笑着。

  “我觉得我比月兔要更好。”光忠认真的抓着你的手。“这个月兔不仅帅还可以照顾你一辈子。”
  
  

  
  
  【三日月宗近】

  “爷爷你长耳朵了。。。”

  “妈耶爷爷你真好看。”

  “爷爷你比嫦娥还好看。”

  “爷爷你来当嫦娥好不好。。。”

  “爷爷你。。。”

  三日月宗近看着快变成葫芦娃的你笑着叹了口气,定定的望着你的眼睛,笑的魅惑。

  “主君啊,广寒宫太过寂寞,不知主君可愿陪我左右。”
  
  
  
  

  【加州清光】

  被清光约出来单独看月亮,你的注意力全在他的兔耳上。

  “清光你知道么,你这个样子真的很像一只兔子啊,连眼睛都是红红的。”

  你兴致勃勃的和他讲起嫦娥的故事,讲到结局,看了眼清光,他却并没有伤心的样子。

  “清光你不觉得嫦娥和后羿分开了这个结局很悲伤么?”

  “不会啊。”清光笑了笑,“因为嫦娥身边会有一个永远陪伴她的月兔,就像现在你的身边只有我一样。”
  
  
  
  
  【五虎退】

  “啊哈哈哈,退真是太可爱了。”

  想日。 你在心里默默补上一句,当然,并不敢这么做,毕竟活着难道不好么?

  退坐在你腿上,乖巧的任凭你揉耳朵,吃豆腐,像只纯良的小白兔。

  “主人。。。很喜欢这样么。”

  “是啊,我最喜欢退了。”沉迷美色无法自拔的你摸了摸他的头。

  孩童摸样的付丧神盯了你好一会,像是下了重大决心一般抬头,近你,在你脸上落下轻柔的一吻 ,笑容惹人怜爱。

  “我也最喜欢主人了。”

日常短刀嫖退酱,今天一期也想打爆我的狗头,我本丸的一期凑起来都可以搓麻了不知道我是该哭还是该笑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文写纸上扔学校了,画技渣就不辣眼了。
安心撸段子。

以及,诸君,中秋快乐~
  
  

@百无一用的megumi 太太点的清光婶。
啊,第一次有人点漫表示很感动【趴】
是她家的婶,ooc有
有不足希望不要嫌弃。
总之食用愉快。